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九十章 青原山(一)

  市局传来好消息。
  砖窑里发现的裁纸刀上验出了几种类型的血迹,检验过DNA,确认天外天的璐璐、余婉都死于这把刀下,这刀上还有其他血迹,比如说鸡呀狗呀的。在其中的一个矿泉水瓶里验出******的残余物,但是很可惜,没有发现指纹。张宏的确是饮用了掺了******的矿泉水后毒发身亡的。金家岭小勇宝藏里的那把高仿玩具手枪,经化验,也有张宏的指纹。
  郭大侠长舒一口气,心里终于舒坦了。冤有头,债有主,天外天的两起命案终于找到了真凶。虽然真凶已死,但也算是报仇雪恨,不枉她在天外天卧了几个月。当然,张宏的杀人动机,随着他的死亡而埋入地里,不过郭大侠有信心,终有水落石出一天。
  最可惜的是,在砖窑里和砖窑附近没有发现可疑的脚印。这些天小刘带人去侦察过,翠微山庄的几个工人在工地上拾得一些废铁烂砖,一袋袋,都藏匿在那几个废砖窑里,他们时常在这进进出出。因为工地施工,时不时有些拾荒者出出入入,他们也见过张宏,一直以为是普通的流浪汉,没有在意。
  是谁杀了张宏?
  那张从笔记本里撕下来的废纸经专家鉴定,内容复原给大家看了,前面一页写得是什么?张宏还真是个文艺青年型的杀手,在逃匿期间还不忘呤诗作对,他写的是一首诗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你说这张宏怎么这样?贩毒、搞同性恋、杀人,这些统统都忍了,他干吗要侮辱文天祥?他死不足惜,死了还要拉这首诗做垫背,他配得上用这首诗吗?”郭大侠气愤不已。
  老肖安慰她说:“这有什么好气的?他如果活着,就算被关进去,判了死刑,在执行前刻,他还是可以高喊这句诗的啊!言论自由!咱们这点心胸还是有的。”
  郭大侠“哼”了一声,又问老肖:“不管怎么样,还是有收获的。明天休息,表弟约了我去青原山,我打算顺便去青原寺里打探打探。你和田甜确认不去吗?”
  老肖沉思片刻说:“去吧,我和田甜都去。”
  郭大侠笑呤呤对他说:“你们和好了?我说中了吧,好好相处哈,田甜可是好女孩子。”郭大侠拎着包,走到门口,又回头提醒老肖:“明天9点要到,我们在青原寺门口集合。东西你们就别带了,文彬都准备好了,不要迟到。”
  老肖见她平淡自然对他说出这些话,想她是对自己是如普通朋友一般。
  昨天中午与田甜在后花园分开后,他一直在思考如何与田甜牵手走下去。真被郭大侠说对了,还未到下班,田甜已经发短信对他说对不起。他也心软了,他明白田甜是为他好,他们也从未就将来的发展深谈过,她不了解他的想法正常。
  他主动约田甜晚上下班一块吃饭,算是和好如初了。
  下班后,田甜在车里等他。他上了车,田甜幽怨地转过头来望着他,眼睛肿如核桃大,满脸泪痕,甚是凄惨。老肖见她如此,怎忍心再责怪她,伸手轻抚她红肿的眼皮,柔声说:“哭了多久?眼睛肿成这样?”
  田甜听了这话,又要落下泪来,哽咽说:“哭了一下午了,活一点儿都没干,李局都生气了,以后你可不能这么凶对我。”
  “对不起,不会了。”老肖望着她。
  田甜这才破涕为笑,专注开车。
  老肖坐在副驾驶上,看见郭大侠也刚好走到车棚推自行车,未扫他们一眼,推了车,一跨腿,风一样骑出了大门。郭大侠刚来警局时还是个胖乎乎圆头圆脑的小姑娘,时隔半年,只剩清瘦的背影,倔强却一往如初,看似坚强得可怕。
  他心里默默叹气,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缘分这东西,说不清道不明,但是人心总是不知足的,永远都是这山望着那山高。
  他没有特别远大的理想,只想平凡过一生。对于爱情,他也本着随缘来随缘去的原则,并不刻意去追求,如是勉强自己或者勉强别人,那么就不是爱情,而是无情了。毫无疑问,他现在喜欢田甜,虽未到刻骨铭心的程度,但是也绝不忍心让她难过。
  经过中午一闹,让两人更深地看到对方的心,感情反而更坚固了。现在的情景,任何语言描述都是苍白的,因为这不是其他,而是火一样的爱情。在哪吃晚饭,或者吃些什么菜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一起。
  两人吃过晚饭,田甜送老肖回家。车子经过僻静处,田甜突然靠边停下。
  老肖问:“怎么停车了?”
  田甜含情脉脉望着他说:“和你在一起的时间过得太快,真不舍得送你回家。”
  田甜嘴角含笑,粉脸绯红,双眼如秋波盈盈,全是浓情蜜意。老肖心中一动,情难自禁伸出手去搂住她。田甜柔情万分,起身从驾驶位横跨过来,与他挤在副驾驶位上。老肖软香在怀,他自然不是柳下惠,双手紧紧抱住她,望着田甜娇艳的双唇,慢慢低下头,一时间车里春意浓浓。
  老肖正在办公室里回想他昨晚和田甜的甜蜜,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他献出了他的初吻,自然是甜蜜的,但是这种甜蜜并没有持久。他和田甜分开后,站在路边,挥手和田甜说拜拜,看着她的车车慢慢消失在远方,他居然生出一丝惆怅,这惆怅从何而来?
  今早见了郭大侠,他面红耳赤,真不好意思再见她!
  郭大侠已经下班走了,哎!
  “下班怎么还不走?又有任务吗?”田甜跑进办公室,扑在他身上。老肖反手搂住她说:“走吧!现在走。”郭大侠都想开了,他还有什么想不开。
  田甜说:“我刚才在门口碰见大侠,她蹦蹦跳跳地,开心得很,还对我说:明天别迟到。莫名其妙耶!什么事吗?”
  老肖说:“文彬请我们明天去青原山春游,我们一块去吧。”
  田甜情绪低落,垂下头。
  “怎么?你不想去吗?”
  “春游好幼稚哦!而且那么多人一块去,我不喜欢。我只想我们俩在一起。”田甜撒娇说。
  “我们不是每天都在一起吗!一块去玩玩嘛,这段时间办案也闷了,出去看看也好。”
  “不想去!我每每想起要和大侠一起出游就害怕,就想起前岭的事,那时她怎么对我?真不敢再想!”田甜真是怕了,不想再去。
  “大侠人挺好的,去前岭时她才刚毕业,有些幼稚,现在没事了,她对你不挺好的嘛!她如果欺负你,我会教训她的。”老肖想想,田甜害怕也是正常的,在前岭,郭大侠是挺过分的。
  田甜这才放开心,同意去了。
  第二日一早,老肖和田甜赶到青原山。田甜此次充分吸取教训,打扮分外得体。她头发高高束起,脸上略施粉黛,身穿粉色运动套装和同色的运动鞋,更衬显肌肤胜雪,如一朵粉桃花。老肖英俊潇洒,自是不在话下。
  他俩站在青原寺前的大榕树下,男俊女俏,好一对璧人。早起的香客经过,无不驻足回望。
  田甜靠在老肖身上,轻声说:“你看,他们都在看我。”
  带着这样的女朋友在身边,当然是分外有面子。老肖却也不服输,说:“女香客多呀,看的是我吧。”两人正笑闹着,郭大侠一行来了。
  表弟当初约她并没有说文源要来,今天一早才告诉她,她差点要跳车而逃,要与表弟翻脸。
  表弟带着小琴和她,再转到文源家里接他。文源一上车,郭大侠不好意再闹情绪,只得忍了气,假意友好。
  她在车上远远地望了大榕树下的那对佳人,田甜粉红一身,显得粉雕玉琢,更衬时节。她低头望了望自己,穿的是什么呀!
  说实话,自打毕业参加工作,她真没有好好逛过街,拾辍过自己。但是再怎样,她也不该穿一身黑衣来呀,站在田甜身边就如黑云遮月。
  真******讨厌!她真不想生气,但是真是没一件让她开心的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