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八十八章 第一桶金

  第二日郭大侠、老肖、侯队、小金等四人赶到市局开会。
  会议由谢队主持,他先让郭大侠和老肖汇报昨天发现张宏尸体的情况。
  郭大侠昨晚被侯队洗了脑,觉得无论如何都要表现一下。她站起,环顾四周,不急不慢,声情并茂地讲诉自己和老肖这段时间主要工作内容、工作进展、发现的新线索以及对案情的看法。她尤其重点阐述了最新推测:开枪射杀余行长的凶手不是张宏,真凶另有其人。
  她一口气讲了近三十分钟,大家都洗耳恭听,没有人打断她。她讲完坐下,有迎接雷鸣般掌声的心理准备,但是什么都没有。大家盯着她,表情莫名。
  小刘接着她发言说:“余行长的验尸报告显示,凶手是在近距离开的枪。”小刘说完,看了郭大侠一眼,都不好意思再说下去。
  郭大侠脸红了。
  小刘继续说:“我们在案发现场发现了一支枪,经检验,枪上没有指纹。根据黄智的口供,他当晚见到主席台下的服务员是裸手持枪。”
  郭大侠的头垂得更低了,脸红如日本红富士苹果,眼里都要羞出泪来,一心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既然是裸手持枪,那么枪上肯定会留有指纹,这说明,案发现场发现的这支枪,并不是黄智所见的那把。但是子弹是从我们发现的这支枪里射出来的。”小刘继续说,显得特无情。
  小刘说完坐下,在座的众位又是一片沉寂。
  谢队哈哈两声,站起来说:“小郭和老肖两人功不可没,如果不是他们俩警觉性高,跟踪王深,我们怎么能这么快发现张宏?当然,王深有没有问题这另当别论,办案要讲证据,但是发现张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张宏虽然死了,但是我们在他的藏匿过的窑洞里,发现了不少线索,我们一起来看。”
  谢队几句话带过,郭大侠心头的羞恼稍稍化解。谢队看似高傲,还是关心顾及年轻同志的。哎,做领导,果然要有两把刷子,面面俱到才行啊。
  谢队将昨晚在砖窑洞搜集到的证物拿上来。
  一支未写完的圆珠笔、一把刀刃锋利的裁纸薄刀、一张揉成一团已经摊开抚平的纸张、还有几个烧剩一半已经焦黑的空矿泉水瓶和瓶盖等等。
  这些证物在大家手中轮流看。
  侯队细细看了,说:“这张纸是杀害张宏的凶手疏忽了吧。这张纸是从一种非常普通的软皮抄上撕下来的,上面只写了一个日期,可能写错了,又划去,撕掉,揉成一团。这说明什么?”
  “说明张宏是处女座。”不知谁喷出这么一句,大家一下控制不住,哄堂大笑。
  谢队自己也笑得开心,又觉得正在讨论案情,这么不严肃,成何体统,扯着喉咙喊:“大家静一静,说正经的。侯队你接着说。”
  “处女座没说错!只写错了一个日期,就要整张纸撕下,这说明张宏有强迫症,眼里容不下沙子,对身边的事物要求极高,这种人容易走极端。你们仔细看,这张纸看起来日期以下是空白,其实上面有些书写划痕,应该是上一页留下的,不易觉察。我们可以拿去笔迹鉴定和内容复原,是谁写的,写得什么?这个很快就能出结果。”
  侯队刚说完,谢队点点头说已经安排如此做了。
  “验尸报告还没出来,法医初步怀疑张宏是服用了******中毒身亡。在现场找到的几个矿泉水瓶我们会后都要拿去化验,还有这把裁纸刀也会一并拿去化验。”谢队说。
  “今天一早我们已经叫了黄智过来认人,他确认那天在晚宴现场所见的持枪服务员就是张宏。但是我们在砖窑里没有发现枪支,这说明那晚张宏所持的枪支可能是杀害张宏的凶手提供的,所以被拿走了。”
  郭大侠突然想起什么,跳起来,结结巴巴说:“不,张宏那晚所持的枪可能不是被真凶拿走了。”
  老肖碰碰她的胳膊说:“你别乱说,你知道枪在哪吗?”
  郭大侠想了想,说:“我只是猜测,也不敢保证。既然张宏那晚只是持枪做样子,那他没必要拿真枪,可能只是玩具枪,现在这玩具枪可能还在金家岭。”
  郭大侠想起来金家岭的小勇带她去看他的宝藏,小勇的宝藏藏在菜园边的一堆柴火堆里。虽然小勇那天只拿出了张宏的帽子,但是她不经意瞟过一眼他的宝藏,看见里面有一把黑黝黝的玩具枪,她当时被帽子震惊了,没多想。
  这个推测是大胆的,如果不是的话,其他同事会拍死她,但是她还是要说出来,不说不快,她心里憋不住话。
  谢队没有赞同、没有反对、没有取笑,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散了会,你和老肖再去确认一下吧。”
  郭大侠觉得这已经是对她的认可了。她哦了一声,觉得谢队这个人其实还不错。
  接下来又是小刘的表现时间。
  楚大海的底已经被摸清了。
  早年间,楚大海跟着师傅到广州,为一香港老板做法,结果受不了花花世界的诱惑,执意留在广东,靠为那些香港台湾老板指点迷津为生。
  坑蒙撞骗了好一阵子,这钱虽然好挣,但是怎么也好不过做生意。说来也巧,一个香港老板打算移民,要结束国内的公司。楚大海那时在香港老板圈里还比较有名,被称之为四海大师,他打起了主意。他假意称自己出家的寺庙青原寺条件落后,僧人生活非常艰苦等等等等。在他的巧舌谄媚之下,香港老板动了善心,将公司库存的五百台进口电脑全部捐出,并交给楚大海处理。
  楚大海回到青原寺,拉了几个旧同僚摆好架势,简简单单做了个捐赠仪式,照了像,交给香港老板。香港老板拿着照片,心里想着青原寺的和尚会每日每夜为他全家诵经祈福,保佑他长命百岁,屁颠颠飞加拿大了。
  再说这些电脑的真实去向。香港老板是不了解现在国内寺庙的真实情况,现在不是谁想出家就出家的。青原寺这些年的和尚都是正规学校学佛法的本科毕业生,他们有家有口,在青原寺做和尚跟平常人上下班一样。当然,寺里真修行的僧人也有,当然是少数。
  青原寺哪吞得了这么多电脑,一人一台几十台也够了,何况还不需要。
  楚大海带着这五百台进口电脑衣锦还乡。他立马注册了一家公司,四海贸易,通过这个公司,将这五百台电脑销了出去。这就是楚大海第一桶金的来源了。
  大家听得口水直流,小金还想起自己为了加班工资少算了一个小时彻夜难眠,这出息?
  最初几年,楚大海从广东倒腾了几次电脑来卖,都挣了钱。但是几年之后,市场竞争大了,卖电脑的利润低了,楚大海又打起了其他主意。
  “龙川集团的老板龙川,是个信佛的人,听说非常虔诚,家里还有专门的佛堂。龙川早几年经常到青原寺拜佛,也捐赠了不少。楚大海借机和他套近乎,终于巴结上了他,跟着他一块做房地产。”
  原来是这样!龙川是孔雀寨的后裔,信奉佛教是自然,和这楚大海也是臭味相投。
  郭大侠疑惑的问:“然后呢?我们可以将楚大海抓起来呀?”
  “抓他有什么用?”谢队意味声长笑笑说:“楚大海不过就是龙川身边的一只走狗,抓他有什么用?他那些经济犯罪不足以致命,我们要的是一网打尽,让他们永远不得翻身。”谢队说这话时,一直咬牙切齿,两眼鼓出。
  他们指得是谁?谢队的矛头直指龙川呀?郭大侠一直觉得自己知道得挺多,现在听来,她知道得不是多,而是太少。在云南歷险的经歷还是不拿出来炫了,看样子龙川的老底谢队也是清楚的。
  果然,谢队恢复常态,笑嘻嘻地对郭大侠说:“年轻人有拼劲,敢想、敢干,值得鼓励,更应该给机会。你对龙川有兴趣吗?想知道他的第一桶金是怎么来的吗?”
  郭大侠双眼睁大,不由自主地点头。谢队居然这么看得起她,言下之意是让她去调查龙川的底细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