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八十七章 真话伤人

  举着火把环顾四周,砖窑里有一些破烂棉絮和衣物,所幸离得远,未被烧着,否则不堪设想,方便面、矿泉水等食物堆在一角。看来,这个破砖窑就是张宏这段时间的藏身之处。
  老肖走近尸体,细看面部,对郭大侠说:“打电话通知侯队,张宏看样子是中毒身亡。”
  郭大侠立刻打电话给侯队。侯队在电话那头果然万分震惊。
  张宏是找着了,郭大侠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有点高兴又带着遗憾。天外天两起命案是不是他干的?余杉订婚晚宴那天是不是他在主席台下故弄玄虚?还有这么多没交代清楚的事,他居然这样一走了之,该不会是畏罪自杀,还留下遗书了吧。
  两人还不敢胡乱翻动,破坏现场,一齐走出砖窑,边聊边等着侯队。
  老肖问:“你觉得是他杀还是自杀?”
  “当然是他杀了!像张宏这样的亡命之徒才不会自杀呢?自杀还不如自首,肯定是被杀人灭口了。”
  “我们一直在洞口盯着,没发现其他人呀?”老肖侧头思索,“烛光亮起时他肯定还活着。”
  “这不是有两个洞口吗?凶手从后面那个洞口进来,杀了人之后,再从那个洞口出去。凶手将蜡烛放在易燃之物上,待蜡烛燃尽,便会引起大火。如果不是我们恰巧在此,这恐怕要被烧成一团灰烬了,什么证据都被烧毁了。
  “按你这么说,凶手布置火灾是为了销毁证据吗?”老肖问。
  “对!你想想,张宏不但杀人,还做毒品的买卖,肯定有个账本的,电视上都是这样演。”郭大侠肯定说。
  “你说得有道理。不然这样一个亡命之徒,谁还在乎杀他?必是有证据在他手中,受他要挟,只好杀人灭口,但是又苦寻不到,所以……”
  郭大侠拍拍老肖的肩,开玩笑说:“跟我久了,变聪明了哈!”
  两人胡乱扯着,山下警笛长鸣。
  郭大侠拧紧眉头说:“侯队神速啊!深更半夜的,要不要这么高调?回头一定要告诉他,无端端不要鸣警笛,狐假虎威,只会扰民。”
  老肖嘿嘿笑两声说:“那不是侯队的风格,侯队向来低调,不爱干这耀武扬威的事。”
  果然,一队人马奔上山来的不是侯队,是市局的谢队和小刘等。
  既然市局的人到了,他俩就靠边站了。一下沦为普通群众,接受小刘的盘问。
  郭大侠见窑洞口警员多个,进进出出,忙拦住人一问:“有发现吗?张宏怎么死的?有没有发现帐本或者笔记本之类的东西呢?”
  一个警员从后冒出头来,挥了挥手上的透明塑料袋说:“账本没发现,但是发现了一支写了一半的圆珠笔。”
  写了一半的圆珠笔!虽然没发现帐本,但是也可以断定她的推测是正确的。一个保镖杀手,亡命天涯还要带上圆珠笔,并且已经写了一半了,难不成是写自传?肯定是有东西?张宏到底写了什么?将它藏在哪儿了?
  郭大侠又扯着喉咙朝窑洞里的人喊:“你们仔细搜寻哈,看看有没有笔记本、纸张之类的东西,卫生纸都不要放过。”
  她刚喊完,脖子被人从后捏住,只听谢队在她身后说:“他们比你有经验,用得着你教吗?”
  郭大侠红着脸,对谢队说:“是是是,我只是激动之处,情难抑制,提醒大家。”
  郭大侠默默地靠在一边。老肖见她沮丧的样子,低声笑着说:“你变了哈?还学会忍气吞声了。”
  郭大侠点点头说:“嗯,反正也干不了多久,不想弄得自己整天生气。他爱现就现去呗,反正张宏是我们发现的,这是改不了的事实。再说了,就算不是他,也轮不到我们俩来领功,是吧!”
  “这个道理你懂就好。”老肖一直在微笑。
  “说得好像你很懂似的!你为什么就不想立功呢?你看一队的人多拼,你还这么年青,为什么表现得一点儿都不积极?难道真想和赵队一样,一辈子做个普通警员。哎,赵队好歹也是个队长耶。”郭大侠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老肖在局里,大小案件,表现得并不积极。
  “我想做个普通人不好吗?”老肖反问她。
  “好,我也想做普通人,但是普通人工资低呀。你和田甜在一起,不觉得压力大吗?”郭大侠白了他一眼。
  老肖听了这话,神色严峻起来,盯着郭大侠不放。郭大侠被看得不好意思起来,知道这话是触了他的痛处,心里又扇自己耳光。这年头,谈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谈钱。谈钱虽说是俗了点,但那都是没钱的人如此觉得。实际上,谈钱不管俗不俗,但是一定伤感情。
  老肖看了她一会儿,突然开口问:“女孩子都喜欢有钱人吗?”
  郭大侠嘿嘿两声,厚着脸皮说:“不要介意啦,我是乱说的。像田甜这样的好姑娘,家境好,工作好,早就视金钱为粪土了。喜欢钱的就是像我这样的穷人,这辈子没见过几个钱,嘿嘿!”
  老肖见她自黑得欢乐,忍不住笑说:“你真逗!”
  郭大侠心里暗骂:“逗你个头!要不是为了衬托你的天仙田甜,让你开心,老娘犯得着自损吗?老娘要是贪钱的话,还会跟你们这些低级警员搞暧昧?”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侯队带着小金来了。
  两人如见亲人,恨不得扑进侯队怀里,在这就像后娘养的孩子。
  郭大侠眼泛泪光说:“张宏是我和老肖发现的。我们跟了他一天了,连饭都没吃。你干吗让谢队他们来吗?”
  侯队憨厚笑笑说:“谢队他们离得近呀!只要能破案,不要计较这些了。”侯队关键时刻还是心存大义的。
  侯队和谢队走到一边低声议论。
  一会儿,侯队走过来说:“现场处理得差不多了,明天早上十点,我们都到市局开会。”
  侯队又低声对郭大侠和老肖说:“你以为谢队他们就很轻松吗?他们做了不少工作,今晚还得加夜班。都是一个系统的,为了一个案子,我们不要这么小家子气。你们当然也有功,我请你们吃宵夜吧。”
  两人听侯队这么一说,顿时感觉自己觉悟太低。从小学习马列主义、毛主席思想,什么孔融让梨等典故或者雷锋事迹学了不少,怎么就没往脑子里记呢?两人乖乖地跟着侯队向谢队他们说拜拜,先行告退了。
  郭大侠、老肖、侯队和小金找到一家饭店,进去吃宵夜。
  侯队兴致高,叫了几瓶啤酒,大家喝上几杯,稍微有些酒意。侯队借着酒意掏心窝子,传授官场经验给大家。
  “你们三人呀!”侯队指着他们三人,停停又不吭声。
  这三人不知侯队葫芦里埋的什么药,不敢下筷子,眼巴巴等着侯队将话说完。
  侯队夹了几颗花生米扔进嘴里说:“你们三人,没一个能混得上去的。不是我说你们哈,我分析给你们听。”侯队真是喝醉了,非要戳破这层煳窗薄纸,当面说这种伤人心的话吗?
  侯队指着小金说:“你一进警局就跟我,几年了,责任在我,我没教好。小金你吃苦耐劳,从不抱怨,就是想问题太简单,嘴巴不会说,不会表现自己。你看看我,就应该明白,干实事而不会表现自己的人是没用的。当然最主要是上面得有人,实在没有也得创造。我觉悟得太晚,就不去折腾了,小金你好好努力。”
  小金低着头,被点评得心服口服,连声称是。
  侯队又指着老肖说:“老肖,你跟的是赵队,跟坏了人,比我还不如,是吧。你进局里两年多了吧?办过什么大案没?说实话,几个月前我对你不太熟悉,我们办公室还就在隔壁。要说李局、罗局等认识你,知道你是谁吗?太低调、太消极了。我像你这个年纪,天天等着大案,全是冲在第一线。你打算怎样?转做文职好了!不过你命好,听说田甜已经在帮你搞调动了。呵呵!可能你的长处在其他方面吧!”
  侯队这话说得隐晦得很,连郭大侠听了都觉得老肖像在吃软饭。老肖听了这话,脸红一阵白一阵。田甜已经在帮老肖搞调动?难道不是田甜要调到刑侦队来吗?这烟雾弹放得!
  老肖忽阴忽阳的表情是早就知道,还是刚刚得知呢?
  侯队要接着说。
  郭大侠受不住真话,生怕侯队说得太直白,让她伤自尊,没面子。虽然她一向有自知自明,但是架不住侯队这番血淋林的揭露。
  她忙拦住侯队说:“侯队,你别说我了,我都不值得你提,再说了,我懂。这市里几个分局,还从没有一个女局长,搞刑侦的女科长都没一个,这不都是赤裸裸的真相嘛!”
  侯队还偏不让她拦着,说:“女局长算什么?小郭,说实话,我一直很看好你。你和我年轻时最像,有一股拼劲,能让所有的匪徒都闻风丧胆。”
  侯队是在表扬她啊,郭大侠听了,顿时将腰杆挺直,得意洋洋地望着身旁两个无法接受事实还正蔫着的两人。
  侯队又将矛头指向小金,不知道小金是不是平日得罪了侯队还不知。
  小金醒悟过来,连忙将侯队的嘴封住,说:“侯队,我们早点回家休息吧,明天一早还要到市局开会。”
  郭大侠和老肖连声附和说:“是呀,现在太晚了,我们早点回去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