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八十六章 火烧砖窑

  看上去很近,走过去却很远,天渐渐黑了。
  两人慢慢靠近废弃砖窑,又怕张宏真的藏在其中,只能先躲进树丛里,静静观察。
  “难道我们要在这等一晚?我们不是来跟踪王深的吗?怎么又跑这来呢?王深怎么办?”老肖问。
  郭大侠说:“我怀疑王深和张宏两人肯定有联系。张宏在订婚宴那天出现就是个烟雾弹,让大家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张宏身上。灯光一熄灭,枪声一响,大家都以为是张宏在主席台下开的枪,实际上,应该是王深在主席台上开的枪。这两人早就串谋好了。”
  “王深为什么要和他串谋?”老肖问。
  “不知道,我要什么都知道不就成神了吗?”郭大侠说。
  两人匍匐在草丛中,又不敢弄出声响,静静地盯着前方,有点邱少云的意思了。
  盯了半晌,还是没有人迹,郭大侠也快瞌睡了,上下眼皮激烈地打仗,视线开始模煳了。
  她闭着眼睛小睡一会儿,入夜更寒,她被冻醒,睁眼一看,老肖不见了。
  这可是荒山野岭啊,老肖去哪儿了?
  她顾不了许多,拿出手机想打电话给老肖,偏偏这手机这么不争气没电了。她站起来,在林子里低声叫唤老肖的名字,没有人回应。
  她心里不可遏制地悲凉起来。
  老肖扔下她独自走了吗?他绝不是这种人?
  老肖在她睡着的时候,发现了张宏,两人一番恶斗,结果老肖被…。。
  她不敢再往下想,想想也不太可能。如果是恶斗,她哪可能睡得这么熟,吵不醒她?虽然老肖不爱动脑,但是身手应该还可以。张宏想无声无息的短时间搞定他,不太可能。
  还好正逢十五,月亮高挂,就着月光,她在林子里绕了一圈,还是不见人影,心急如焚。
  她蹑手蹑脚,靠近废弃砖窑,一个个确认里面有没有人。一连查看了三、四个都是空窑,没有人居住的痕迹。她不死心,再朝最后一个摸去,几米远时,她似乎听见砖窑里有动静。
  这个砖窑稍大,洞口可容一人进出。她站在洞口往里望,里面漆黑一片,黑风阵阵。洞口如凶魔大嘴,要将一切吸进洞里。
  她站在洞口纠结万分,明明心里害怕异常,两腿抖如筛糠。要不要进去看看?老肖在不在里面?正犹豫着,洞里又传来声响,她似乎看见老肖倒在血泊里,脖子上被割了一刀。
  豁出去了,她热血喷张,心跳加速,硬着头皮冲进去,还未镇定下来,身前窜出一个黑影,手拿木棍,迎面就是一噼。郭大侠惨叫一声:“啊”
  “啊!啊!”老肖见卧在旁边的郭大侠紧闭双眼,面孔扭曲,不住地发出惨叫,连忙捂住她的嘴,低声说:“你怎么拉?别出声,有发现。”
  郭大侠朦胧中听见“有发现”这个词,如被冷水浇头,打了个激灵,从噩梦中惊醒。她张眼见了老肖,好端端的在身边呢,此时正紧紧地捂住她的嘴。她心下安慰,也不想说话,感觉与老肖歷经了生离死别,此刻战友重逢,她一时激动,双手紧紧抱着老肖。
  老肖见她满面绯红,又抱住自己不放,想她刚才是做了一场噩梦,也不知要不要推开她,只得低声说:“做噩梦了?梦见什么了?吓成这样?”
  郭大侠又是一个激灵,发现自己失态,松开手来,悻悻说:“梦见你死了,吓死我了。你刚说你发现了什么?”她要马上切换话题,才能掩饰自己的失态。
  老肖见她面红耳赤,又黑着脸扭过头不肯看他,心里只能暗自叹气。稍停顿了一会儿,老肖轻声说:“你看最后一个土砖窑里亮了灯光。”
  郭大侠听了,赶紧望过去,果然大概五十米远,有一个土砖窑里隐亮着昏黄的光线,可能是蜡烛,也可能是手电筒。
  “你怎么现在才说?”郭大侠责怪他。
  “亮了没多久。你当时睡着了,跟你说也没用。我们现在不能确定里面住的是谁,说不定是普通的流浪汉呢?也不能贸贸然接近,如果真是张宏,他可能有枪。”老肖这么分析。
  “那怎么办?”
  “只要能确定里面住的是张宏,我们马上通知侯队,安排人围捕。”老肖话音刚落,郭大侠迫不及待要起身。
  老肖按住她说:“你要干嘛?”
  “去确认呀?难道在这里守株待兔?”郭大侠心急了。
  “都说不能贸然接近了。你别急,他一晚上不可能总待在里面不出来的,我们再等等。”老肖拦住她。
  两人又默默地等了将近半小时,灯光越来越昏暗,忽闪忽灭状,看来是蜡烛,就要燃尽熄灭了。
  山里夜晚真的很冷,郭大侠后悔没多穿件衣服来。白天只吃了一碗鸡蛋面,现在肚子也饿了,身边这个木头人又不爱说话,硬是一声不吭地盯着前方近半小时不说话。她冷冷望着,觉得老肖真是有做邱少云的潜质。邱少云和刘胡兰是不是绝配?她幽幽叹气,老肖听了,转过头来低声问:“你怎么拉?”
  “又冷又饿,饥寒交迫!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什么年代?居然还有人常常处于饥寒交迫境地,真不知上辈子造了什么孽!”郭大侠捂着嘴,免得自己激动得控制不住大声起来。
  “听说你办完这个案子就真的不做了是吗?”老肖低声问。
  “嗯!不干了,特没劲。”郭大侠盯着前方砖窑看,感觉光线又亮起来了,她冰冻的双手来回摩擦,真想烤火取暖。
  “我记得你说过你很喜欢这个工作的!怎么又想放弃了呢?”老肖问。
  “喜欢能当饭吃吗?”郭大侠反问他。
  老肖见她脸色发青,刚想将外套脱了给她穿上。郭大侠勐然跳起,发疯般地往前狂奔,嘴里大声喊叫:“不好,着火了。”
  只见原来亮着昏暗烛光的砖窑口此时火光四溢,亮亮堂堂,真是着火了。老肖跟着跑过去,郭大侠站在窑洞口,大火从里往外窜,浓烟滚滚,她不敢进去。
  老肖从旁边的松树上,狠狠折下一段连着树叶的大松枝,再将外套包在头上,露出口鼻,挥着树枝往里冲。好在发现得早,大火只在洞口附近燃烧,火势还未蔓延,树枝所扫之处,火焰立即熄灭。
  扑灭了大火,扑火的松枝头上烧着了,这也好,两人蒙住口鼻,举着树枝往里走。
  砖窑里黑暗阴晦,弥漫着一股怪味。
  郭大侠和老肖相互搀扶着走进去,郭大侠脚下突然一绊,差点摔倒。老肖扶住她,将火把往地下一照,两人大惊失色。
  地上横卧着一具尸体,双腿横在洞口处,小腿都快烧焦了,想必这股怪味就是尸体烧焦的味道。郭大侠忍住恶心,手紧紧地抓住老肖的胳膊,往尸体的头部看了看。五官看不太清晰,但是从面部轮廓和一脸的络腮胡来看,必是张宏无疑。
  郭大侠站在老肖身旁瑟瑟发抖。
  “你怕吗?”老肖问。
  “怕,真怕!”郭大侠话都不会说了。
  老肖搂搂她的肩说:“真是难为你了。”
  郭大侠一时烧上脸来,面颊绯红,心里又觉得振奋。只要老肖在身边,她应该是什么都不用怕了,虽然老肖也未做过什么壮举,让她觉得算得上英勇的。
  她正觉得窑里温暖如春,红着脸还未出声,老肖走前几步,指着砖窑另一头的洞口说:“我们疏忽了,这砖窑原来有两个出口。”(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