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八十五章 金家岭(二)

  小金祖上应是大户人家,青砖黑瓦带大院的房子,除了些许陈旧,现在看来,仍属高门大户。院门很高,两扇朱红门上红漆斑驳,门匾上写着四个大字:福泽源长。
  老肖敲敲门,开门的是个六、七岁的小男孩,穿着一件脏不熘秋的蓝色毛衣,脸更如小花猫似的。小男孩站在门槛上,靠着门框,害羞地问:“你们找谁?”
  郭大侠挺喜欢小孩,弯着腰捏了捏他红红的脸颊,逗他说:“你家有吃的吗?卖点给我们。”
  小男孩细声细气说:“你们进来吧。”转身一蹦一跳往里走。
  跟着小男孩来带厅堂,厅里摆设古朴,正厅堂上奉有观音,旁边摆着祖先牌位,前面各香炉宝鼎,后面墙上高挂福禄寿三仙的画像。这与一般的村里人家无异。
  郭大侠和老肖在厅里坐着,小男孩走进厢房,拿着一包饼干出来。郭大侠接过饼干,嘻嘻笑问:“就你一个人吗?大人呢?”
  正问着,房里走出一位六十岁上下的老头,那就是金大爷了。金大爷自小田里耕作,到了这个年纪仍在村里务农,一直从事体力劳动。到这个年纪,行动矫捷,精神气都很好,肤色虽黑,有些发红,是爱喝几杯小酒的功效了。
  金大爷个头不高,一笑露出一口白牙,真属难得。金大爷招唿他们坐下说:“你们就是小金的同事吧,他刚来电话跟我说了。你们到了就不要客气,当作自己家一样。肚子饿了吧,乡下人没准备什么好东西,你金大娘到厨房里下两碗鸡蛋面,这样行吗?”
  刚说完,那小男孩在厅里奔来跑去,一会儿扑进金大爷怀里,一会儿又扑到郭大侠腿上,小脸就往她裤子上擦,郭大侠抱住他呵呵直笑。
  金大爷恼他说:“小勇,你赶紧进屋去,别在这跑来跑去,弄脏客人的衣服。”
  郭大侠说:“没,让他玩一会儿,我喜欢小孩。”这时,后院里传来几声凄惨的鸡叫声。
  郭大侠心下疑惑。
  小勇抬起头,眼睛眨吧眨吧说:“奶奶在杀鸡。”
  郭大侠和老肖差点跳起来,对金大爷说:“杀鸡?是因为我们来了才杀鸡吗?”金大爷不是说金大娘在厨房里做鸡蛋面吗?为什么要杀鸡?
  金大爷笑笑说:“是鸡蛋面,面里要加鸡汤才鲜。”
  做碗鸡蛋面还得用鸡汤配,又不是红楼贾府,哪要这么讲究?郭大侠忙站起来,要去后院阻止这一惨案。
  金大爷拦住她说:“你坐下,你们是小金的同事,也是人民警察,杀只鸡算什么?当年红军在我们村里住,我爷爷,杀猪宰牛都要慰劳部队呢。”
  是吗?红军不是说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吗?这个问题不好深究。
  金大爷又说:“家里养了几只老母鸡,是留着下蛋给小勇吃的。这些个月奇了怪了,村里出了个贼,家家户户遭了殃。不是这家的鸡被偷,就是那家的狗失踪,地里的瓜果蔬菜更不用提了。你们就是不来,这只鸡也留不住,要便宜了那贼。”
  “那报警呀,把他抓住。”郭大侠说。
  “报什么警?小金不就是警察吗?我跟他说了呀,他说值不了几个钱,以后别养鸡就算了。而且,村里现在多是老人家,不喜欢生事。”金大爷看来被小金洗脑了,说着一点都不生气。
  “那怎么行?是谁?村子这么小,肯定抓得住。”郭大侠说。
  “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原来这村里谁还稀罕这些东西?这几年旁边的楼盘开工,一些建筑工人带着家属租住在村里,想来是他们那些十三四岁的半大小孩做的坏事,都是苦孩子,不计较了。”
  原来翠松山庄的一些建筑工人住在村里。
  两碗面几近等了一个小时,哎,盛情难却。待热腾腾、香喷喷的鸡蛋面端上来时,郭大侠差点激动得流泪。
  面条上又卧着两个金黄的荷包蛋,这浓浓的老乡情谊啊,真有当年红军从咱家乡过的意思了。小勇站在一边看着,手指放进嘴里吸吮,口水都流下来了。
  郭大侠让他拿了小碗,将冒尖的面条和鸡蛋分一半给他。小勇屁颠颠坐在她身边,打定主意要跟着她了。
  小勇边吃边说:“小郭姐姐,吃完面我带你去个地方。”
  “嗯!去哪?”面太好吃了,郭大侠塞满嘴,又忍不住说话,一下呛住,不停地咳嗽。
  老肖哭笑不得说:“你就不能慢点嘛?食不言,寝不语,懂不懂?”
  郭大侠涨得面红耳赤说:“你懂!食不言这话你应该去跟李局说,他最喜欢吃饭的时候给大家做思想工作了。”
  老肖真不想理她。
  郭大侠又问小勇说:“去哪?你带我去哪?”
  “去看我的宝藏。”小勇说。
  “哦!”她心里真不想去看。
  吃完面,郭大侠跟着小勇出门,小勇带她来到菜园里,兴致勃勃地将自己种的南瓜指给她看。开春不久,南瓜刚出芽,郭大侠五谷向来不分,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南瓜,仍笑着称赞他说:“你好厉害,真的好厉害。”
  小勇跑开了,走到一堆柴火堆前,蹲下身,伸手往里掏东西,那就是他的藏宝之处了。他手上拿着一顶帽子走过来,然后往郭大侠头上一扣说:“这顶帽子我送给你。”
  郭大侠拿下头顶的帽子,心下大惊。
  这是一顶黑色的棒球帽,脏得如在泥浆里打过滚,但是还能分辨得出这与张宏戴过的一模一样啊!她抓住小勇双肩急切地问:“你哪里得到的这帽子?”
  小勇见她神色严峻,一点儿都不似刚才那么慈爱,以为是在责怪他,泪水马上涌在眼眶里打转,嘟着小嘴说:“是我捡的,真是我捡的。”
  “我没说不是你捡的。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捡的?”
  小勇带着她走到菜园边的栅栏前,指了指地上说:“我在这捡的。”
  郭大侠赶紧拿着帽子,牵着小勇疾步走回屋里,再将帽子递给老肖说:“你看,张宏的帽子。”
  老肖没见过张宏,自然也不能确认这是不是张宏的帽子。
  “我想,这个偷鸡贼可能是张宏。侯队寻他这么久?他居然躲在这里,真是想不到啊。”
  老肖疑惑地问:“你确定吗?”
  “不会这么巧的啦!你看看,局里那么多人,都没有人穿的衣服、鞋子、包等等是完全一模一样的,无缘无故戴棒球帽的人更少,这不是巧合。”
  老肖点点头说:“那你打算怎么办?通知侯队,准备围捕吗?他可是杀人嫌疑犯,有武器的,可能带枪。”
  郭大侠坐下来沉思了一会说:“不能打草惊蛇。如果真是他,他应该就住在村里。白天他不敢出门,正是我们找到他藏身之处的好机会。”
  “他白天不出门,我们怎么找呀?”老肖问。
  哎,他那个榆木脑袋,真不知怎样混上警察的。
  在农村住有许多不方便的地方,其中之一便是垃圾处理。农村里一般不设垃圾箱,所有的生活垃圾都是就地处理。可做肥料的就做肥料,其他的也就往离家最近的地头里一倒,积得多了,再一把火烧毁。
  郭大侠最近在跟一部香港侦缉探案片,其中就有讲从垃圾堆里找到线索的,现在学以致用,准备从垃圾入手。
  老肖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随了她。
  两人借故告辞,开始行动。
  像张宏这样逃亡流窜的人,方便面是必不可少之物,并且他偷鸡摸狗,他藏身之处附近的垃圾必然是大量的方便面包装物和一地鸡毛等等。这些重要线索都得跟老肖说清楚了,不然他见到一个方便面塑料袋都觉得有问题。
  两人细细在村里排查,好在人口不多,有垃圾堆的地方也不多,一一查过,没有发现。两人又走到村尾,这里靠山,离翠松山庄最近,这里的垃圾堆积物多了些,散发着刺鼻味,因为这片是建筑工人租住的。现在工人都在工地上开工,村巷里偶有一两个带着小孩的青年妇女走过,见了他们,也不觉得奇怪,直接走过。
  老肖起初还有些顾忌,一个帅小伙跑到垃圾堆里翻捡垃圾?什么形象?正犹豫着,转头一看,郭大侠捂着鼻子,眼睛瞪得铜钱大,找了一根长棍在一旁的垃圾堆里翻挑着。
  “这人倒底还是不是女的?这么拼?”老肖当然不让人后,也寻觅了起来。
  结果还是没有发现。
  “没有鸡毛也没有方便面袋子。”郭大侠泄气了,拿了棍子走到一边。
  “难道是我猜错了?”郭大侠沉思不语。
  她靠在一棵树上,望着前方,此时已临近傍晚,太阳西下,家家户户生起炊烟,建筑工人也要下班吃饭了,远远地见三三两两的人群,从翠松山庄工地上走过来。
  郭大侠转过头,翠松山庄再往山里走,星星点点拱起几个小土包。她对老肖说:“你看山里那些小土包是什么?我没看花吧?”
  老肖仔细看了看说:“是废砖窑,金家岭的废砖窑多。”
  “废砖窑?”郭大侠恍然大悟,终于想明白了,拉着老肖往山里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