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六十六章 终于会师

  现在她躺在医院不能下床,去哪都不方便。黄智也伤了一只手,呆呆坐在身旁,帮不上忙。
  期间她打了无数个电话给安安,电话那头只传来“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真是让人发疯。她将手机狠狠地扔在地上,手机裂成了三块。黄智捡起,只有一只手能动,怎么拼也拼不好,也急了,说:“你无端端拿手机出什么气。”
  实在没有办法,两人相互搀扶着回到住处。郭大侠这辈子的单脚跳就在一日内跳完了,她没想到自己的潜力这么巨大。黄智扶着她,她单脚从病房跳到医院大门,跳上出租车,再跳了三楼,回到住处,她没受伤的腿也被折磨得动弹不了。
  裂成三块的手机被她拼在一起,居然还能用,诺基亚就是强呀。她又打白玲的电话,天已经亮了,不知道白玲怎样,白玲依旧是没有接。她异常沮丧,有气没地方发作。
  她见黄智还坐在一边,看了就来气,嘟着嘴说:“白玲也不听电话,都怪你。你不是和她好好的吗?她为什么会跟龙川在一起。”
  黄智摇摇头,眉头紧皱,却岔开话题问郭大侠说:“在后巷发生了什么事?宏哥为什么要杀你?安安又是怎么回事?”
  郭大侠当然不会告诉他,因为这些已经成为警局的机密,她闭着嘴不说话。
  黄智见她黑着脸,无奈至极,柔声说:“过去的事都是我不对,你原谅我吧,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原谅,永远都不原谅,郭大侠心里说,仍是紧闭着嘴不吭声。
  黄智暗自叹气,低声说:“我没和白玲在一起,那晚我是故意气你的。我要是喜欢她,早和她在一起了,你不也这么说过吗?你为什么不动动脑子呢?”
  想起那晚的情形,郭大侠瞪着的两眼又泛起泪花。
  黄智又说:“你哭了吗?那么,大小姐,你的戏还没演完吗?”郭大侠听了这话,不可思议地望着黄智。他看出来了吗?原来他已经看出来了。她心里一沉,眼泪潸然而落。
  黄智笑了一声,说:“记得那天你要回家,我还傻傻地说要送你,你当时对我很冷淡,你知不知道我很伤心啊?我想起你说借钱的事,还以为你家里出事了,所以心情不好,偷偷将银行卡塞你的包里,最后还是放心不下,一直跟着你。”
  郭大侠盯着黄智,张着嘴,恼怒说:“你那天跟踪我了?”
  黄智眼里闪过一丝酸楚,“我是跟踪你了,我也是疯了。你不是我女朋友吗?我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去你家,非要跟踪你呢?我见你下了车,走到一间电器铺,想起你说的那个卖电器的前男友,真的是他。”
  “你说,我们之间是谁在骗谁?难道伤心的那个人不是我吗?”
  “然后呢?”
  “然后,我见到你坐上他的摩托车,他送你回家了。”黄智这番话,带着淡淡的忧伤。
  “不是。”事情当然不是他以为的这样,郭大侠听到此,心里反而想开了。
  这一天迟早都要来的,反正自己也要离开,说出实话,心里的负担也放下了,也不觉得累了。
  “不是?我一直跟着你们到家,见你进了家门,他走了,我才走的。”黄智脸上带着悲愤。
  郭大侠不知从何说起,一时半会儿真是解释不了,心里好气又好笑。原来是这样,他误会她和老肖,所以回来故意说那些话气她。那么他还喜欢她吗?
  她不知如何接话,只能沉默着。
  黄智说:“你没话说了?”他坐在她身边,紧紧抓起她一只手说:“我当时很生气,气昏了头。你一定还有很多事情在骗我,甚至连姓名都是假的吧。我晚上上班,脑子里一直是乱糟糟的,白玲拿蛋糕出来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当天是我的生日。那番残忍的话我一说完就后悔了,我在楼下站了一晚,才知道我错了。”
  “你没有错,是我错了。你说得对,我甚至不叫林小花,我姓郭,我叫郭靖。”郭大侠老老实实说了实话。
  “郭靖!这个名字好听。我在楼下站了一夜,见你也一夜未熄灯,你哭了一夜是吗?”
  郭大侠听了,脸上微微一红,别过脸去,不回答。
  “所以我想通了,你的名字是假的,年龄是假的,家庭背景也是假的,但是对我的感情一定是真的,对不对?”
  这个问题问得真好。那晚郭大侠一心想找着黄智,找他干吗呢?如果那晚没被泼冷水,她见到他会说什么?会做出什么举动?到现在是不是完全不一样了呢?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一切都不能重演,所以这是个谜。
  黄智紧握她的手,盯着她的眼睛,眼神深邃,很严肃地问:“那你告诉我,你到底来这干吗?是寻常离家出走的孩子吗?”
  郭大侠望着他的双眼,认识他这些日子,从未见他有过这样的眼神。他的双眼夹杂着真诚、谎言、宽容、压抑、痛苦,又似隐藏着即将要爆发的火山。她如梦初醒,终于明白了,她一直在走弯路,一直以为安安是李局的下线,是他呀。
  她不敢再直视他的眼睛,低垂着头,忽地笑了。
  “你笑什么?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你既然觉得你错了,为什么不主动来找我呢?”
  “我想来找你呀,我每晚都等你下班,跟在你身后。但是你每次看见我,那恐怖的眼神,就像要杀了我似的。我想就算了,反正你也呆不久了,我再等等吧。我说过,如果我离开天外天,会去找你的。”
  “等你离开天外天,不怕我和老肖已经好上了吗?”郭大侠心里豁然明朗。他既然不是真的小混混,黑社会,那么就是带回家,老爸老妈也不会打断她的腿了。她似乎看到了光明。
  “老肖?你说那个卖电器的?我干吗要担心,那天我看他对你一点意思都没。你别自作多情了,是你一直在单恋他吧。”
  郭大侠没想到黄智连这都看得穿,只能承认说:“是,你说对了,是我一直在单恋他。而且他不是卖电器的,那铺子是我表弟的,他只是恰巧在帮忙而已。他不喜欢我,他喜欢我局里的田甜。”这话说得,她自己都觉得有点伤心了。
  “你们局里的田甜?什么局?”轮到黄智惊讶了,他睁大眼睛。
  郭大侠得意地笑,就是不说。
  黄智摇摇她的手,“你快说,什么局?”
  “公安局呀,老肖和我一个队的,我们是同事。”郭大侠沉不住气,终于说了出来,又看看黄智的反应。
  黄智张大嘴望着她,两人对视几秒,相视大笑,笑得前俯后仰,眼泪横流,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呀。
  “我就说我怎么会喜欢上一个傻小姑娘,我第一眼见你,就觉得你与众不同,有独特吸引人的气质。”黄智笑着说,原来他也可以笑得这么明朗。
  “什么气质?”郭大侠还很期盼。
  “恩,真的不好形容。像是革命烈士,人往那一站,一副来炸碉堡的架势。我觉得你们领导很没眼光,也不挑个低调点的。”郭大侠听了这话,气得不行,伸出手打他。黄智站起来躲开,郭大侠一急,也跟着站起来,双腿一用力,受伤的腿又痛。她“呀”的一声,坐下来,捂着腿,等黄智走近,郭大侠乘机一捶,捶在他肩上。
  “我是来炸碉堡的,就把你们这些小混混炸死。你现在这么说,那当时怎么看不出来呢?”郭大侠嗔道。
  黄智揉揉肩说:“力气真大呀,我这手才为你受的伤。因为你傻得厉害,我觉得不可能呀!下次我见见你们领导,真是长见识了。什么样的领导,才会带出你这样的人?他什么眼光,会选中你?”黄智打趣说。
  郭大侠想起侯队,又打了黄智一拳说:“他很赏识我,不许你侮辱他。”
  黄智抓住她的手说:“好了,不闹了。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宏哥为什么要杀你?你是立功了,可以脱离苦海,也为我着想吧。”
  “为你着想什么?你多喜欢在这待着呀,每天那么多小姑娘陪着,吃吃喝喝,又有钱挣,日子过得不要太滋润。”郭大侠开玩笑说说,还是将昨晚在三楼安全通道口看见的事告诉了黄智。
  黄智若有所思说:“安安我盯了很久了,他一直在卖散货,也就卖给舞厅里那些小年轻,他也只是小虾米而已。”
  “那谁是大鱼呀?”郭大侠想起她晕倒在走廊上那晚发生的事。
  “大鱼是楚大海吗?”郭大侠又将那晚米兰和宏哥争执的事告诉了他。
  “但是没证据呀!”黄智头埋进手里,又扯着自己的头发,异常苦恼,“我在天外天守了两年,每次楚大海他们来,都非常谨慎,我真的拿不到一点证据。”
  “那么把米兰抓起来罢,她肯定知道。”郭大侠嘟着嘴。
  “没凭没据怎么抓人家。”
  “或者你用用美男计,米兰姐现在伤心得很。”
  “你这是什么话?”黄智生气了。
  “你就是用美男计,米兰姐也不会上当的。你这招也就对小姑娘有效,和龙川差太远。”
  黄智惊讶得瞪大眼说:“你说什么?米兰和龙川?”
  郭大侠用手指戳着黄智的脑门说:“你们领导什么眼神,挑了你这个呆瓜来。米兰姐就是喜欢龙川,现在和白玲是情敌关系,这是女人的直觉,你相信我。”
  黄智冷笑说:“米兰和白玲是情敌?还女人的直觉?你真是傻得天真。就凭她们?你不知道龙川是有老婆的吗?龙川这些年在天外天带走的女孩子两只手都数不过来,有哪个不是未过一个月就玩腻的?还情敌呢?米兰还算聪明,白玲就是炮灰。”
  郭大侠心里一寒,抓着黄智说:“那怎么办?就看着他欺负白玲吗?我不管,你得想办法。”
  黄智沉思了一会儿,对郭大侠说:“你帮我个忙,把安安找出来好吗?”
  郭大侠点点头,就是他不说,她也要找安安的。
  安安是姓郭呀,与她是一个村的,他会不会回郭店了?或者打听打听,安安是村里哪家的孩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