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六十五章 身负重伤

  白玲就这样走了,郭大侠站在走廊上,已经痴傻了。
  她呆呆地转过身。米兰斜靠在服务台冷冷地看着她,脸上闪过一丝苦笑,对郭大侠说:“你到我办公室里来一下。”
  “调你到三楼来那天,我是怎么对你说的?你还记得吗?”米兰坐在办公台后问她。
  郭大侠眼眶红了又红,低垂着头,没有出声。
  “是你将李老板推下楼的吗?是你在二楼舞厅抓花客人的脸吗?”
  郭大侠头垂得更低了。
  “你才来这多久,就生出这么多事,这里不能再留你了。”
  郭大侠听到这话,不知该伤心还是开心,她也不想做了,早就不想了。案子破不了又怎样?已死的人不会再复活,但是白玲却还活着,挽回得了白玲吗?
  她默默地拉开门,要走出去。
  米兰沙哑的声音响起:“你能不能听我说完再走。你明天去找小琪,她会结清这个月工资给你的。”
  这意味着她自由了,不用被困在吧台后,还可以自由出入这栋楼任何一层。她已经锁定了宏哥是嫌疑人,一样可以找机会接近宏哥,找到线索。可是白玲怎么办呢?哎,想到这,她又开始心烦。
  黄智不是和白玲在一起吗?他知道这事吗?她不由自主地走到二楼,舞厅音响大作,她离开几天,竟有些不习惯。黄智仍混在一群女孩子中间,郭大侠站在离他不远的对面,摇了摇头,自己真是脑子进水了,找他有什么用?她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黄智一抬头看见了她,走过来拦住她说:“你找我吗?”
  她摇摇头,绕开黄智要走。还没走几步,一个女孩子跑过来,对黄智身后的那群女孩子说:“重大新闻,重大新闻。白玲今晚正式出台,已经跟龙哥走了。林小花被米兰姐炒鱿鱼了,像她这么傻里吧唧的人真是第一次见,她居然想拦住米兰,不让她跟龙哥走。”
  “是吗?我早就料到了呀,白玲还装得跟什么似的,哼!林小花一向是这么蠢的啦。”
  “你别这么大声,别让智哥听见。”身后几个女孩子捂着嘴,聚在一起,低头议论,说几句,又抬头看看黄智。
  难道黄智知道之后会伤心吗?郭大侠才不觉得。
  黄智脸色一动,眉头又皱紧,郭大侠见了心更不好受。这么说他真的在乎白玲了,哼。想到这,她忍不住又要流下眼泪,于是低着头,跑下楼,冲出大门,来到湖边。
  快到十五了,天上的月亮很大很圆,照的地面亮堂堂,将她的心也照得透亮透亮,她心里居然空空一片,什么都没有。哎,还想什么呢?自己很快就要和这里说拜拜了,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应该被遗忘,但是她为什么这么难受。为白玲?为黄智?为自己?
  “你是因为这事来找我的吗?”黄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郭大侠转过头来,盯着黄智说:“是,我是因为这事来找你的,但是我觉得我错了,因为你根本就不在乎?哼,白玲就和我一样傻。”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我是问你是为了白玲来找我,还是来向我道别的。并且,你怎么知道我不在乎,你看得出来吗?”黄智慢慢走近她。
  这么些天来,她第一次仔细看他,竟真是消瘦了许多。看着他慢慢走近,她又紧张起来,转过身不敢再看。
  “至于白玲,我只能说,路是她自己选的,谁都帮不了她。”黄智缓缓说。
  郭大侠气得转过身,朝黄智大吼:“你还是不是人?你明明知道她喜欢你的,你们明明在一起的,你为什么还这么说?”
  “她喜欢我,我就必须喜欢她吗?她为我办个生日晚会,我就应该以身相许,和她在一起吗?”真是谬论,郭大侠根本都不想听,她捂着耳朵,跑开了。为了躲开黄智,她跑到后门,从员工通道再转到安全通道,跑到二楼时,她听见三楼安全通道的楼梯口有人在说话。
  整栋楼有大堂的旋转楼梯,有自后门入的员工通道,还有侧门入的安全通道,安全通道三楼出口就是米兰的办公室,基本上没有人走,现在是谁在上面呢?
  她放轻脚步,贴着墙壁,慢慢走上去。
  抬头往上看,只见两个黑色人影紧紧抱在一起。她看清之后,捂着嘴,胃里翻江倒海,差点要吐出来。
  紧紧抱在一起,相互亲吻的居然是两个男人。头戴棒球帽的正是宏哥,而那个背对着她,身穿工作服的男人是谁呢?
  这个宏哥真是变态呀,他居然喜欢男人。郭大侠虽然听说过同性恋,但可真是第一次亲眼见啊,真他妈太传奇了。难道米兰姐是不许宏哥搞同性恋?
  她按住胸口,正犹豫是不是要转身下楼,心里又好奇,想知道那个背着她的男人是谁。她强忍住恶心,蹲下来,竖起耳朵认真听。这里的男服务员她基本都认识,她只凭声音,也能辨认出来是谁。他们总不会一直亲吻,总要开口说话的。
  她耐着性子听了一会,终于说话了,这一听,惊得郭大侠三魂不见了七魄,那赫然是安安的声音啊。
  “这次拿了多少货?”这是安安的声音。
  宏哥嘻嘻笑说:“没多少,500多克。”
  他们说的货是指什么?
  “500克这么少?几个晚上就散出去了,现在的人要的就是刺激。你看余婉,一次就是一袋,命都不要了。”
  “那你要不要?”宏哥一阵淫笑。
  楼上“摩摩索索”衣服摩擦声传来。这两个男人该不会忍不住在这就开始脱衣吧,郭大侠真是听不下去了,红着脸,慢慢地往回走。
  她是有多慌张,没挪几步,腿一软,脚一滑,差点摔倒,她右手一撑,撑在扶梯上,这才没倒下。楼上传来紧张的声音:“是谁?”
  郭大侠抬头看了一眼,刚好与宏哥对视,她吓得拔腿就跑。她不敢回头,只听得身后脚步声越来越近。关键时刻,她临阵慌乱的毛病就犯了。她跑到安全通道门前,应该往大堂转的,鬼使神差,她却转到后门。她跑出后门,来到后巷,后巷又窄又黑,她似乎看见余婉歪着头,倒在她的面前,脖子上一丝血痕,血流一地。这不就是余婉死的地方吗?她心头涌起一阵绝望,转过身,宏哥戴着棒球帽,只离她几米远。宏哥充满杀气的眼神射过来,如带有麻醉剂,在这种目光下,她全身冰凉,双腿动也不能动,只在原地发抖。
  她想晕倒,为什么不晕,她怕痛,怕脖子被割断,想叫救命都开不了口了。
  宏哥伸出手,如她幻觉中的一样,无比熟练地,左手从后紧紧箍住了她脖子。就算不割脖子,这样的力度,没过久,她也会窒息而死。她无力挣扎,闭上眼,只等宏哥手起刀落。
  刀没有落下,宏哥箍住脖子的手却松开了。她松了口气,听见宏哥怒吼了一声。她转身一看,原来安安追下来,牢牢地抓住宏哥持刀的手,不让他割下去。宏哥转过身,使劲想甩开安安,安安咬着牙不放,朝郭大侠说:“你还不快跑。”
  郭大侠这才醒悟,抬腿就跑。宏哥听见安安如此护着她,心中又嫉又恨,气涌如山,更狠不得将郭大侠碎尸万段。他抬起腿,一脚踢在安安的心窝,安安松开手倒在地上。宏哥飞身一跃,脚尖踢中郭大侠的后背,郭大侠背上剧痛,应声倒地,她挣扎抬起头,前面一人急急向她跑来。她叫了一声“黄智”,黄智已经冲到眼前,与宏哥扭在一起。
  宏哥杀红了眼,力大无穷,飞起一脚,向黄智踢去。黄智反应神速,闪身避开,这下可好了,宏哥起身落下,一脚踢在郭大侠的腿上。郭大侠抱着脚,痛得在地上打滚。
  宏哥要杀的是她呀,宏哥举着刀,不顾一切又朝她扑来。黄智只能从后箍住他的脖子,宏哥高举的手落下,黄智的手臂上顿时划开一道长口,血流如注。黄智忍着剧痛,就是不松手,宏哥越发着急,又是一刀落下,黄智这才坚持不住,松了手。
  宏哥狠叫道:“你想死,就先成全你。”
  宏哥举着刀,如发了狂般,朝黄智扑去。正在这紧急关头,安安不知从哪找了根木棍,双手持棍,朝宏哥当头噼下。木棍已断成两节,这宏哥也不知是否练过铁头功,这样都不死不晕,只是抱着头,在地上卷成一团,扭来扭去,如一条垂死挣扎的毛毛虫。
  安安对黄智说:“你们快走。”
  黄智扶起郭大侠,郭大侠担心地问安安:“我们走了你怎么办?”
  安安苦笑道:“不用担心我了,他不会杀我的,你们快走吧。”
  郭大侠泪盈满眶,不知该怎么感谢他,怔着不动。黄智拉着她说:“快走吧。”
  郭大侠这才转过身,又回头,安安朝她笑笑,挥了挥手,毅然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跑了。
  黄智扶着她,手臂上的鲜血汩汩而出,流了一地,两人咬着牙,跑离了后巷,跑到大马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去医院。
  宏哥下腿可真狠,郭大侠的小腿骨裂了。当医生拿着片子告诉她要打石膏,要卧床一个星期时,她连死的心都有了。
  黄智手上缠满了绷带,坐在她的病床上。
  “怎么又哭了?”
  郭大侠吸吸鼻子,把头埋进枕头里,泪水已经打湿了半个枕头。
  如果她现在报警,抓住宏哥和安安,那么璐璐和余婉的案子就应该水落石出了。但是她心里很难受,她不想报警。
  是安安救了她,是黄智救了她。
  她现在明白过来安安和宏哥所说的货是指毒品,如果报警的话,安安也会有事的。她真的不知该怎么做?
  黄智救了她,手上受了伤,流了这么血。虽然处理伤口的时候,她站在门外不敢看,但是能想得到必是很深很深的伤口,缝了几十针,这都是因为她。之前再有深仇大恨,与这性命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她摇摇头问:“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们要报警吗?”
  黄智伸出手轻抚她的头发说:“你听我说吗?先不要报警好吗?”
  郭大侠点点头,无力地问:“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黄智试问她:“要不你先回家去吧。”
  “回家?那你呢?你也回家吗?”
  黄智叹了口气说:“我哪来的家?”
  郭大侠听了这话,心中酸楚交加,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