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六十四章 姐们情尽

  寒光一闪,郭大侠顿时醒悟,原来是他。
  宏哥手持一把刀,抵在米兰脖子上。米兰却也不怕,挺着胸,往前逼近,嘴里说:“有本事你割下去。”眼见就要割破喉咙,宏哥却悻悻地收了刀。
  郭大侠提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了下去。
  这种刀是一种极其普通的钢制裁纸刀,刀身极薄,刀锋锋利,吹纸即破,是割脖子的好东西。
  宏哥和米兰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的尽头,郭大侠这才从包厢里出来。整座天外天只剩她一个人了吧!灯光为什么变得如此昏暗和摇晃,让人怎么也看不清前方的路,四周又如此静谧,静得让人窒息。长长的走廊怎么也走不到头,身后脚步声响起,郭大侠脸色煞白,双腿发软,扶在墙上,以防自己跌倒。
  她不敢回头望,只想快点离开这里,腿却如灌了铅的麻袋,怎么也抬不起。她垂下眼,望见地上长长的人影从后逼来,压得低低的棒球帽,手持锋利的裁纸刀,她双腿已经不听使唤,怎么也使不上劲。这次逃不掉了,她心跳加速,唿吸急促,透不过气来,连叫救命的气都提不起。人影伸出左手,从后箍住她的脖子,右手一挥,往她脖子上割去。她感觉脖子一寒,双眼一翻,倒在地上。
  郭大侠终于转醒,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住所的沙发上。她摸摸自己的脖子,没事也不痛,怎么回事?是在做梦吗?她坐起来,敲敲自己的头,记得自己在走廊上被宏哥箍住脖子,他为什么没有割下去?还是自己已经死了,只是灵魂出窍而已。她勐扇自己耳光,清脆响亮,脸都扇红了,很痛,这是错觉,是错觉。
  她又使劲掐自己的脸,不够痛,手上再使劲。她的手被人掰开,黄智的脸出现在眼前。
  “你干虐待自己,神经错乱了吗?”
  郭大侠吓了一跳,他为什么在这里?这才清醒过来,自己没有死。她立即拉下脸说:“你为什么在这里,出去。”
  黄智一脸严肃问:“你为什么晕倒在天外天三楼的走廊上?当时发生了什么事?”
  “我为什么告诉你,你赶紧出去,我不想见到你。”郭大侠站起来,推着黄智出去。
  黄智反手抓住她的双手,将她拉到沙发上坐下说:“你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听完就走。你为什么会晕倒?见到什么?”
  原来她只是晕过去,宏哥并没有杀她。宏哥的影子也只是她的幻觉了?这样说来,她是杯弓蛇影,被活活吓晕了,真是太糗了。她不由得脸上发烫。
  她随口敷衍说:“我没有见到什么呀。可能是因为太累了才晕倒的,现在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你说的话是真的吗?”黄智盯着她的眼睛。
  “当然是真的,当然是因为太累了才晕倒的。”郭大侠冷冷说。
  “我是问你真的这么希望我走吗?”
  郭大侠听了来气,腾地站起来,指着门说:“我当然不希望你走了,我希望你滚。滚,滚出去。”
  好不容易心情稍微平复些,又来招惹她,真觉得她这么好欺负吗?他晚上为什么要跟着她,见她晕倒了送她回家。转念一想,如果不是黄智发现她晕倒在走廊上,送她回家,而是被宏哥发现,她可能真的小命不保。这样说来,黄智也算是救了她。
  她想到这,心又软了。
  她叹了口气,坐下,靠在沙发上,不再出声。
  黄智自然没有滚,低头沉思了一会,站起,自己拉开门走了。门刚一关上,郭大侠拿起茶几上的杯子,朝门扔去。
  “乒乓”一声,玻璃杯子应声而碎,就如她此时的心情,纷乱得粉碎。
  凭她的直觉,璐璐和余婉都是宏哥杀的。虽然宏哥只是随身带着裁纸刀而已,并没有足够的证据指证他,也不知道他的杀人动机。米兰不愿做的事情是什么事呢?宏哥表面只是米兰的跟班而已,实际显然不是。她怎么也想不透这几点。不管怎样,嫌疑人是锁定了,不是黄智也不是楚大海,而是宏哥,这也算是重大进展,该向侯队汇报了。
  次日约了侯队在中学的松树林见面,侯队憔悴了很多呀。
  郭大侠问:“侯队,发生什么事了,你看起来憔悴得很呀。”
  侯队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一个松果,抬手远远扔出去,如泄愤一般。
  “发生什么事了?”
  “哎,没什么,新的副局已经定了。”侯队叹气道。
  看侯队这精神状态,这语气,副局肯定不是他了。
  罗局真的成了罗局,郭大侠心里也替侯队不值。
  她看看侯队丧气的脸,拍了拍他说:“没事拉,罗局只是暂时领先啦。你看,李局年纪也不小了,说不定过一两年也会退休,他这么赏识你,一定会推荐你的。”
  侯队黯然说:“我曾经也这么欺骗过我自己,拼死拼活地干,加班加点,以为这样就能得到领导的赏识,但实际呢?领导只是要干活的人,而不会让能干活的人做领导,这点,我算是看透了。”
  郭大侠不知如何安慰她,因为官场上的事情她也不懂。她心里隐隐知道罗局的背景深厚,侯队自是不能与他相比。哎,好歹罗局也是她哥哥的同学,介绍了这份工作给她,她觉得罗局做局长也挺好的。
  她呵呵一笑说:“不说这些了,我说个好消息吧。”
  “什么好消息。”
  郭大侠将宏哥的事对侯队说了。
  “这个宏哥只是随身携带着一把裁纸刀,并不能证明他就是凶手啊,还有其他吗?他和那个什么兰究竟是什么关系,你不要讲得那么细,好像你亲眼见过似的,不要乱猜。说重点。”
  郭大侠坚持说:“我有预感,我的预感很准的,肯定是他。你是没见过他那晚的表现和平日的样子,真是差太远,完全是两个人。你看他隐藏得多深,分明就是故意的。”
  侯队摇摇头说:“靠预感是不行的,难道我现在能因为你的预感而派人去逮捕他吗?”
  侯队又捡起一个松果,远远地扔了出去,转头对郭大侠说:“你抓紧时间,再深入调查,至少杀人动机要清楚呀。”
  杀人动机?要如何才能得知杀人动机?除非是诱得宏哥来杀自己,要试探他吗?她想到这,浑身起鸡皮疙瘩。
  晚上上班,她早早来到天外天上班,她准备豁出去,今晚无论如何都要试探一下宏哥。她已经想好了,要在上班人多时试探他,这样比较安全。
  她坐在服务台后苦思冥想,白玲静静地来了,没有和她打招唿,径直走进更衣室。郭大侠觉得奇怪,跟进去问:“喂!”
  白玲缓缓转过头来,郭大侠吓了一跳。白玲双眼红肿,神情黯淡,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
  “怎么啦?”郭大侠关切地问。
  “没什么。”白玲拉开衣柜,本来想拿工作服出来的,但是没拿,又关上,关了又开,开了又关,柜门开开关关“砰砰”响。郭大侠按住柜子说:“你干吗拿柜子出气?”
  白玲红着眼说:“没什么,是我家里出了点事。”
  郭大侠试探问:“是你爸爸的病吗?”
  白玲点点头说:“算是吧!”
  郭大侠不再吭声,这事,她安慰也没用。但是白玲说“算是吧”是什么意思?是还是不是?她怕宏哥这时如要来,她要错过试探他的机会,没顾得上再追问白玲,又回到服务台,盯着楼梯。
  客人陆陆续续到了,米兰和宏哥还没来,郭大侠心里着急起来。过一晚,就少一次机会了,再不破案,侯队恐怕连队长都保不住了。
  她在服务台后走来走去,楼梯密促的脚步声响起,她满怀期望朝楼梯望去。只见黑压压一片,龙川带着一行人匆匆上楼来。龙川脸色莫名,看不出心情,但他难掩的身姿和风采,在一行人之中,显得如此英俊潇洒,卓尔不群。
  龙川这行人,经过如刮过一阵黑旋风,空气中弥留一股难以言语的香味。郭大侠吸吸鼻子,这种香味是米兰办公室里的那种檀香味。米兰办公室里摆的释迦牟尼佛像与她在云南看的一样,不是中原佛祖雕像,带着浓郁的异域风情。这龙川本是孔雀寨后裔,自然是因为他的缘故。
  龙川一人进了昨晚楚大海订的包厢,其他人都留在门外。郭大侠想起白玲,她异常担心,走到更衣室,白玲换好衣服正要出来。
  郭大侠拦住她说:“白玲你……”
  郭大侠话未说完,白玲撩开郭大侠的手,径直朝龙川的包厢里走去。郭大侠追上去,想拉住白玲,两边的保镖推开郭大侠,白玲进了包厢,门又关上。
  郭大侠思绪万千,回到服务台,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
  白玲会将钱还给龙川吗?龙川会放过她吗?应该会吧,龙川是做大事的人,怎么会为难一个舞厅服务员呢?哎,怎么还不出来呢?郭大侠焦急地等候着。
  包厢门终于开了,保镖在前面开路,龙川搂着白玲出来。
  郭大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站在走廊中间,傻傻地望着眼前的情景。
  龙川紧紧地搂着白玲,低头正对她说什么,白玲仰头回应,笑脸如花,踮起脚,伸嘴在龙川脸上亲了一下。两人神态举止亲密无间,竟似相爱已久的恋人。
  郭大侠脑中一片混乱,为什么会这样?白玲喜欢的不是黄智吗?她今晚不是来还钱的吗?她一定是被逼的,一定是被逼的。她想到这,张开手,站在走廊中间,将这行人拦住。
  走在前面的保镖觉得她太可笑,正要推开她,龙川喝住他们。龙川眉头拧起说:“小姑娘,你有什么事吗?”
  郭大侠死死盯住龙川怀里的白玲,白玲侧着头,不去看她。
  郭大侠叫了一声:“白玲。”
  白玲仍没有看她,对龙川说:“她是我的同事林小花。脑袋有点问题,我们不要理她罢。”
  龙川笑笑说:“原来是这样。”
  白玲从郭大侠身边走过,郭大侠又叫了一声:“白玲。”
  如果白玲今晚要跟着龙川出台,那她们姐妹情份就已尽了,她希望白玲能明白她的意思。
  白玲停了停,眼里似含着泪,却又冷笑着,伸手去搂龙川的腰,故意问:“我们今晚去哪?”(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