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五十四 酒后真言

  终于熬到散场,郭大侠与玲姐结伴下楼,出了后门,安安在后巷等她们。
  郭大侠正担心刘老板可能会派人在后巷堵截玲姐,见到安安心里踏实了,安安还真是贴心暖男。三人走出了后巷,天外天玻璃大门前,小媛带着几个姐妹在等她们。
  小媛朝他们招招手说:“早知道有安安这个护花使者,我们就不用在这等了。”小媛这话没有挑明,但她们在这等候的原因,大家心里清楚。玲姐双眼已经模煳,冲上前去,与小媛紧紧抱在一起。
  郭大侠眼睛也湿润了,她感受到了爱。这种爱,是与生俱来的,这种爱是金钱换不来的。无论处在社会任何一个阶层,有钱没钱,真爱是免费的,是不分高低贵贱的。
  小媛拍拍玲姐的背说:“好了,别哭了,有安安送你们,我们就先回去了。”小媛她们转身离去了。
  玲姐对郭大侠和安安说:“我今晚怎么睡得着?我们到湖边去吃宵夜吧,我请你们。”玲姐掏出一叠钱说:“将这钱花光了,我也气消了。”
  安安走进巷子,推出一辆二八式自行车,朝两人挥了挥手。郭大侠和玲姐见了,相视哈哈大笑。尽管只有一辆自行车,三人配合得却那么默契。玲姐一屁股跳上后座,安安笑着指了指车头前杠位置,郭大侠想都未想,跳上前杠。安安载着她们,朝湖边大排档出发。
  冷风如刀割过郭大侠的面,她的身后,有她今天认识的好朋友安安,有她今天认识的好姐妹玲姐,她有着前所未有的快乐。安安载着两位美女,一时得意忘形,他松开双手,对着夜空大喊:“啊!!啊!!!”任由自行车顺势而飞。郭大侠也跟随着大喊,风是冷的,而她的心是热的,她感觉到了她的青春和热血,或者这接近她想象的自由。
  过了这排高档娱乐欢场,就是沿湖而设的大排档,但凡在这里长大的同龄人,对这都有深刻的记忆。大排档一路排开,有如长龙,夜晚八、九点来时,人最多了,热闹非凡。这里消费不高,吃的也是本地特色。炒螺丝、炒米粉、炸鱿鱼须、可乐、啤酒,一百元可以吃得很饱,有兴致的还可以唱唱露天卡拉OK。来对了时间,一路都是鬼哭狼嚎。郭大侠高中生涯,与闺蜜伙伴三三两两,在这度过了不少欢乐时光。
  此时已是凌晨二点,唱卡拉OK的人散了,许多大排档也开始打烊,只有几家还未将摆在外面的桌凳搬进去。为数不多的人,散落了几桌,还在这消磨年华。
  安安停下车,一车驿动的青春才停下来。安安指了指前方说:“你们看,那是智哥。”
  玲姐跳下车来,问:“在哪,在哪?”人已经如箭一般跑上前去。
  郭大侠和安安停好车,走上去,旁边的大排档里,黄智一人坐在靠湖边的台上,面前摆了几瓶啤酒。
  玲姐在黄智身旁的位置上坐下,自己拿了杯子,啤酒斟满,举起对黄智说:“智哥,这杯是多谢你今天救了我。”
  郭大侠和安安也在这桌坐下,黄智将两瓶啤酒推到他们面前。
  黄智举起酒杯说:“谢谢的话就别说了,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如果真要谢的话,那就陪我喝光这些酒。”
  玲姐真是豪气干云天,拿起啤酒瓶,仰起头,对着瓶口,咕噜噜就喝了一大半。玲姐放下酒瓶,擦了擦嘴角,眼里含着泪说:“我不说谢谢!今天我是受了委屈,心里很难受很难受,但是我又很开心,我有这么多好朋友,好姐妹。”她搂过郭大侠,头靠在她的肩上说:“今天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小花这个好姐妹。”
  郭大侠呵呵笑,心里反而不是滋味,她感觉到玲姐真心,她也是真心想和她做朋友,但是从某个角度来看,她又在欺骗她,此刻矛盾的心情纠结着。她也学玲姐,拿起面前的酒瓶,喝了一大口,结果还未吞入肚,所料不及的苦涩烧喉,她一侧身,张口全部吐了出来。其实她真的是不喝酒的,尽管大排档她来了许多次,但是她喝的都不是酒。
  安安轻拍她的背说:“你不会喝酒不要装,这里没人逼你啦。”郭大侠涨红了脸,安安给她叫了一瓶饮料。
  黄智抿着嘴笑了,样子不似之前那么轻浮,郭大侠此时也不觉得他讨厌,看顺眼了,反而觉得他是有那么点帅。
  原以为四人遇见,会猜拳喝酒,欢歌笑语,现实却不是这样。玲姐显然是喝得太勐了,否则以她的酒量,她不会醉得那么快。俗话说酒后吐真言,她没有这个说胡话的坏习惯,但是她的举动已经出卖了她。她朝着黄智那边倒去,靠在黄智身上,两颊绯红,醉眼如丝,更显得动人。黄智也没有推开她,他面对着君山湖,让出后背给玲姐靠着,点起一根香烟,沉默不语。
  安安也呆呆地望着君山湖,对面湖面点点星光,那是灯光在湖面上的倒影,他也留了一个背给郭大侠,但是她没有靠上去的意思。她小口小口吸着饮料,脑里思绪万千。夜晚如此静谧,星星在天空一闪一闪,她的家就在湖的对面,但是她多少天没有回家了!老肖打电话是关心她,她为什么这么小气,想得太多,还要删掉他的电话号码。
  各怀心思的四人,沉默了许久。烟燃完了,酒喝光了,店主要打烊了,四人才如梦初醒。
  黄智与她们住一个小区,可以送她们回家,安安骑着自行车先回去了。
  玲姐半醉半醒,郭大侠是扶不动她的,只能由黄智一路搀扶着走。黄智将她们送到郭大侠的房门前,没有停留也没有说话,未等郭大侠打开门,已经转身走了。
  郭大侠将玲姐拖到沙发上,玲姐突然清醒过来。她在房子里四处走动,打量,不住称赞,对郭大侠说:“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呀?这多少钱一个月?”
  郭大侠说:“我不知道多少钱,是我的一个亲戚借给我住的。租的话应该不是很贵吧,再说你一个月挣那么多钱,随时都可以租到呀。”
  玲姐摇摇头说:“我就别想了,我挣的钱是不少,但是我要花钱的地方多呀。”
  郭大侠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对玲姐说:“你坐下休息会呀,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你今年多大了?”
  玲姐坐在她身边,伸出腿,架在茶几上说:“这沙发真舒服,我要是能有这么一间房子就好了。我要有这么间房子,我就不去天外天工作了。”
  “不要这么夸张啦,这小区很旧的,就是买,也不贵的。你只要好好攒钱,很快可以买得起啦。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郭大侠鼓励她。
  “我姓白,叫白玲,我今年十九岁。”玲姐姓白,叫白玲,这名字很好听。
  白玲只有十九岁,比自己还小三岁,她还玲姐玲姐叫了一天,以后叫她白玲好了。
  郭大侠趁白玲去洗漱的时间,在沙发上摊好铺盖。玲姐从洗手间走出来,长长湿湿的头发披在脑后,水滴滴答答,如出水芙蓉,脸上清洗干净了,热水冲过的皮肤红得发亮,显得容光焕发。她穿着郭大侠的睡衣,显然太小了,紧紧绷在身上,身形显得玲珑曼妙。郭大侠忍不住说:“哎,白玲,你真是美人耶,我要是男的,我也会喜欢你的。”
  白玲倒也不客气说:“那当然了,我已经听过一百个人这么说了。那你说,智哥会不会喜欢我?”
  郭大侠正端起水杯喝水,听了这话,水喷了一地。
  “你这是什么反应?”白玲不解地问。
  郭大侠放下水杯,拉着白玲坐下说:“你不觉得你今天很失态吗?干嘛要靠在那个黄智身上?你喜欢他吗?”
  白玲得意地扭了扭身子说:“你看出来了,我故意的,效果怎么样?他没有推开我呀,代表他对我也有意思吧。”
  郭大侠语重心长说:“你不觉得他很花心吗?他成天和那些小姐混在一起。”
  “那是他的工作呀!再说了,男人逢场作戏很平常。情场浪子真心通常只给一个人,你看过电视没有,都是这么演的。”
  电影电视真是害死人,郭大侠真不知如何说服她。她想起余婉死的那晚,这个黄智是什么人还用说吗?白玲真是胸大无脑,天真得很呀,前面就是火坑,也要往下跳。
  “不是的,我有一晚看见他和……”郭大侠脸红了,没法说下去。
  白玲很有兴趣,问:“你看见他和谁?是和谁在一起?”
  “不说了,人都死了,我不想说这些。但是那个黄智真的不是好人,你清醒点。”
  “我就知道你说的是余婉。哼,余婉还在做包厢服务员的时候,就暗恋智哥,智哥才不理她。她后来下海做了小姐,明目张胆地投怀送抱,智哥更是瞧不上她。”
  余婉原来在天外天做过服务员,看来白玲应该知道一些东西。但是一个一个来,先将无头女尸案侦破了先。郭大侠打定了主意,她故意说:“是嘛,这我就不知道了,原来余婉还做过服务员。我记得你说过一个叫璐璐的,你拿她的工作服给我穿,她是怎么回事呀?”
  郭大侠看着白玲的反应,希望她不要太警觉。白玲当然不是警觉的人,她叹了口气说:“你不要问了,特别是在天外天,米兰姐不许我们提璐璐的事。发生什么事我没亲眼见过,都是猜测,总之红颜薄命。你是没有见过她,璐璐真是美呀,在她面前,连我都不敢自称美女。”
  白玲又说:“有她在,我都没这自信去追智哥。”
  “你为什么这么说?她也喜欢智哥吗?”郭大侠紧紧追问。
  白玲打着哈欠,钻进沙发的被窝里说:“我瞎说的,她和余婉不同,璐璐是正经八百的大厅服务员,单纯得很,智哥对她不错。当然智哥对我们都很好,很照顾我们。不说了,我困了,去睡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