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五十三章 新的朋友

  郭大侠终于换好衣服,跟着玲姐出了门。进了舞厅,郭大侠算开了眼界。舞厅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金碧辉煌,灯光璀璨。中间有圆形舞池,四周散布着沙发和茶几,一眼望过去是整套音响和吧台。穿着各式工作服的人员在穿梭忙碌。
  玲姐带着郭大侠走到吧台后,对吧台的一个男服务生说:“小琪安排她来帮你。”又转头对郭大侠说:“你的工作很简单,就是负责卖酒水。”说完,玲姐就匆匆走了。
  吧台的男服务生很热情走过来对她说:“你是新来的,叫什么名字?”郭大侠还在打探舞厅里的情景,见玲姐走到尽头,拐弯,走进一间包厢,关上门。
  她心不在焉回答男服务生的话:“嗯,新来的,叫我小花好了。”
  “哦,小花。”男服务生笑了笑说:“我叫郭安安,大家都叫我安安。”
  他也姓郭啊,郭大侠觉得很亲切,增添了几分好感。她打量起来,郭安安白白净净,眉眼清秀,个头不是很高,与她差不多大,笑起来很纯真。
  她问:“你也姓郭呀?”
  安安说:“我姓郭呀?怎么拉?还有谁姓郭吗?”
  “哦!我妈妈也姓郭。”郭大侠脸一红,撒了个谎,煳弄过去。
  安安又问她:“你妈妈姓郭吗?是哪里人?我是郭店乡的耶,我认识姓郭的人,90%以上,都是郭店乡出来的。”
  郭大侠心里“咯噔”一下,会不会这么巧?她的祖籍真是郭店乡,这世界太小,再这么盘问下去,说不定还能跟安安攀上亲,会穿帮的。
  她勐摇头说:“不是,不是,我妈妈是外省过来的,不是这里人。”
  她又问安安:“都是服务员,为什么大家穿的工作服不一样?”
  安安回答说:“这里员工分五个等级。一等员工,是米兰姐身边的人,他们不用穿工作服。二等员工,是做管理和采购的,你认识小琪吧,她也是属于二等员工,他们不用上夜班。三等员工是包厢服务员,玲姐她们就是。四等员工,我们这种,大厅端盘子的服务员。五等员工是厨房做菜的和搞卫生的啦。”
  弄了半天,她现在也只属于四等员工,比清洁工好那么一点点。
  这时候智哥带着一群小姐走进来,纷纷在沙发上坐下。郭大侠故做不知,指了指说:“那些人是我们的客人吗?那男的是谁?”
  安安又笑说:“说是客人也可以,你真不知她们是干什么的?”安安低头在她耳边笑,郭大侠一把推开他,拉长脸说:“好好说
  话,干吗贴过来!”
  安安性格挺好,没有生气,仍是笑容满面:“那男的叫黄智,他是保安队长,那些女的,就是小姐啦。”
  郭大侠心里早就猜到,但是亲耳听见安安这样说出来,忍不住心里的鄙夷,翻了翻白眼。
  她刚要问安安其他问题,舞厅里的灯光熄灭,亮起忽明忽暗的彩灯,音响大开,震耳欲聋的Disco音乐声响起。郭大侠捂着胸口,心想:“真是考验心脏的时候了,有点心脏病的人,在这还干不下去呢。”
  安安张着嘴对她说什么,她听不清,摇摇头,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安安转头拿出一张酒水单,放在她面前,比划着。郭大侠明白,是让她熟悉酒水单呢。
  记几个酒水名和价钱难得住她吗?她盯着酒水单,又惊得张大嘴巴,眼珠似要掉下来。
  有没有搞错,一瓶矿泉水居然要50元!!!她瞪大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多看了一个零,但是眼睛闭上又睁开,是50呀。她继续往后看,一些从未听过的酒水名后,后面有一串零。她按住酒水单,伸出手指,一个个零点着数,1、2、3、4……她趴在吧台上,心里翻江倒海,今天真是三观颠覆了又颠覆呀。什么叫价值观?她真的不知道什么叫价值观?她从来没见过有这么多零的钱,50元一瓶的矿泉水,打死她也不会买,这个她心里是很清楚的。
  安安拍了拍她,问她怎么啦。她站直声,强作镇定,哈哈笑了几声说没事。她这副没有出息的样子,千万别让人看出来,太傻帽了,去哪里挣这么多钱。做警察一个月才挣几个零,还不如这一份饮料。啊,自己是四等员工,忘了问小琪她的工资是多少。一等员工能挣多少?怎样才能做一等员工?真是要好好干呀,争取做上一等员工。她到这来究竟是干什么的?侯队站在她面前,勐扇她耳光,扇得她两颊生痛,她还是没有清醒过来。
  黄智站在她面前,见她闭着眼睛,捂着脸,像在忍受巨大的痛苦。他伸出手去,揪她的耳朵。
  郭大侠这才睁开眼,反应迅速,伸手一挡。
  黄智笑着说:“反应还挺快的,你在这上班吗?小琪对你不错,卖酒水是好差事呀!你叫什么名字?”
  郭大侠不想理他,转过身,装作整理酒架上的酒。安安走过来点头哈腰说:“Hi,智哥,想喝点什么?”又用手肘轻碰郭大侠。
  黄智拿了一杯饮料走了,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身旁又围上了一堆女郎。
  “你干嘛碰我?什么意思?”郭大侠拉长脸。她知道她不应该这个时候闹情绪,但是面对安安,她觉得很放心,不需要掩饰太多。可能因为他也姓郭,样子又很单纯,她觉得他是安全的。
  安安说:“你刚来不懂,别说我没提醒你,你不要得罪智哥。”安安是一片好心,自己也没必要再赌气了,虽然她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不要得罪智哥,但是她应该感谢安安的提醒。
  她朝安安做了个感谢的表情。
  安安又对她说:“我走开一会,你看着这,注意不要弄错价钱。”
  郭大侠一人在吧台后,看着舞厅里的人间百态。
  舞厅里如疯子般随音乐不停扭动的基本上是一些小青年,一个晚上下来,也不会上吧台来点一份饮料。舞厅的门票含一瓶免费的矿泉水,当然其他饮料是很贵的,所以舞厅里疯子基本上就是穷人,连小姐都不愿搭理她们,跟随着他们的是一些无知少女。见着几个稚气未脱的小姑娘,扭扭捏捏,红着脸,被几个男青年拉下舞池,郭大侠恨不得冲上前去揍人。
  有备而来的小姐们目标是包厢,据安安说,包厢里的消费很高。到二楼包厢消费的是做生意的暴发户,有钱但是素质低。另外有楼梯直上三楼,到三楼包厢消费的据说都是神秘人物,出口阔绰,有花不完的钱,是小姐们的终极目标,但是只有红牌小姐才能上三楼。郭大侠问,什么人才称得上神秘人物。安安回答她说,他也不知道,因为他来了两年,都未离开过二楼的吧台。
  郭大侠听安安讲他来了两年,难道安安就是李局的下线?怪不得没进展,来了两年都只在二楼大厅里混,包厢里来的什么人都不清楚,有什么用?违法的事情自然不会在舞厅里,众目睽睽下进行。她越看安安越像警察。在天外天工作了这么久,还保持着这么纯真的笑容,一点黑社会的戾气都没沾染,如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如不是经过特殊的训练,怎么保持得住呢?她心里明了,安安自然不知道她是侯队的下线,是不是要找个机会挑明呢?
  她正想着,玲姐扭着小腰过来要了几杯饮料。郭大侠照着酒水单准备了,看到价钱,又受了惊吓。她拉住玲姐问:“包厢里什么人呀?这么有钱,这饮料很贵耶。”
  玲姐笑容满面,颇为骄傲说:“那当然,我让他们点什么,他们就点什么!散了场,我请姐妹们吃宵夜哈,你记得等我。”
  郭大侠眨眨眼睛,这么多姐妹,玲姐请宵夜,要花多少钱?
  玲姐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在郭大侠面前一现,又放回去,端着酒水,得意地扭着腰走了。
  那么厚厚一叠的钞票,郭大侠望着安安,两人对视了一眼,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
  安安说:“一晚的小费就收这么多,我们得干上一个月。”
  郭大侠撑着下巴抱怨:“这样在大厅很没出息耶,对着这帮穷酸的小年轻,蹦一晚上都不喝水,还谈什么小费!要怎样才能去包厢嘛!”她又打起去包厢的主意,这与破案无关,与钱很有关系。
  安安嘲笑她说:“你以为你去了包厢就能拿到小费吗?你瞧瞧玲姐的身材样貌,她可是我们这的金牌服务员,她可以说服客人点贵的酒水,你行吗?”
  郭大侠自知没这个本事,摆臭脸得罪人她是拿手的,这个推销酒水还真是不行。
  舞厅里的人疯了一晚上,还舍不得走。包厢里的客人陆续带着小姐离开,一些包厢服务员也能早点下班了。郭大侠见玲姐服务的包厢还没人出来,借机说去洗手间,从吧台熘了出来,偷偷地走到玲姐服务的包厢门外。
  包厢门紧闭着,她见四下无人,将耳朵贴在包厢门上。舞厅音响声音大,她听不清,正要离开,突然听见里面“乒乓”一声,似有玻璃杯摔在地上,又听见有人叫骂,又有人在哭泣。她听出是玲姐哭泣的声音,心里着急,就要推门而入,却被身后的人拉开,她回头一看,是安安。安安将她拉在一边,打了个电话。一会,黄智带着几个人过来了,进了包厢。
  里面发生了什么?安安将郭大侠拉回了吧台。她知道她今晚的举动太冒险,还好是安安阻止了她,否则她可能就暴露了身份。安安并没有问她为何趴在包厢门前偷听,她默认安安已经知道她的来意,既然他当面没有揭穿,那么她也保持沉默吧。
  安安此时的脸色很难看,郭大侠终于忍不住问:“里面出什么事了?我好像听见玲姐在哭。”
  “就是有人在里面死了,这都不关你的事。如果这个规矩你都不懂,那么你就早点回去吧,免得累人累己。”安安冷冷地说。
  郭大侠心里愧疚,如果她身份暴露,有了性命之危,安安做为警察,必然会救她,那么安安也得暴露了,这是所谓的累人累己。她真是无话可说。
  没多久,黄智一行人出了包厢。玲姐身上披着黄智的外衣,低着头,黄智搂着她,匆匆离去。
  包厢的三个客人也跟了出来,似喝多了,走路跌跌撞撞,一路骂骂咧咧,三个打扮入时的小姐分别掺扶着他们。就是这三个脑满肠肥的暴发户欺负玲姐,之前玲姐还兴高采烈地展示他们所给小费,才多久,就被欺负得哭。
  郭大侠走出舞厅,来到休息间,玲姐果然在里面,智哥一行人已经离开了。玲姐趴在桌子上痛哭,几个姐妹在一旁安慰她。郭大侠走上去,不知如何开口。她与玲姐才认识,但是玲姐热情直爽的个性留给她很好印象。
  玲姐缓缓地抬起头,大家这才看见,脸颊红肿了,几根手指印触目惊心。郭大侠弄了一条热毛巾,敷在玲姐的脸上。玲姐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开了声。
  “他们说要带我出去,我不愿意。”玲姐又伤心起来,说不下去。
  郭大侠明白是什么意思,心里又暗自庆幸爹妈将她生得太矮,只配在吧台卖酒水。原来在包厢服务有这个风险,她想想,还是卖酒水好呀。
  身边的一位姑娘叫小媛,她叹了口气说:“玲姐,你这又是何苦?已经选择做包厢服务员,将来的路已经很清楚了。运气好点,能找个有钱人嫁了,又或者碰到慷慨大方的客人包了月,离开这场子,不用再端茶递水服侍那么多人,这算好的了。最不济的也只是转做了小姐,还自由些。在这里,又想挣大钱,又想洁身自好,怎么可能?客人给你小费,五块十块是白给,几百上千那是白给吗?你再想想璐璐,什么下场?又再想想做了小姐的余婉,是什么下场?我们这样的出生,还有什么资本坚持?本来就是为钱而来,怪就怪自己没生在富贵人家。”
  小媛这番话,如在郭大侠心里扔了个炸弹,炸得她失去了理智。她居然觉得小媛这番话很有道理,其他人想得与她一样,都被小媛这番稍显残酷无情又合情合理的话炸得无法可说。
  玲姐挽起裤脚,卷到膝盖,膝盖上尽是青淤。她指着膝盖说:“我跪了一晚上,当他们是上帝,这小费是我应得的。我是为了钱,我不怕苦,不怕累,我甚至放弃自尊。但是我真的不愿意放弃我最后的底线。”说完,玲姐又趴在桌子上痛哭起来。
  郭大侠傻了眼了,包厢里要跪着服务吗?几个服务员听了,各自坐下,卷起裤脚,郭大侠瞧见了,都戴着厚厚的护膝。这还有没有天理,有几个臭钱,就能像封建社会的皇帝一样奴役人吗?她一定要向侯队汇报,这是什么人想出的点子,全都拖出去枪毙。怪不得黄智说她这份卖酒水的工作好呢!这样一比,还真是好得很。
  小媛摇摇头说:“你这么不开窍,谁也帮不了你。你今天得罪了刘老板,他出了名的难缠。只要你在这里做,他明天必然又要点你进包厢。你逃得过初一,逃掉了十五吗?只有一个办法,不在这行做。”
  “不做就不做呗,玲姐,我给你介绍个工作。”郭大侠正义心起,她想起表弟的电器铺要招一个售货员。
  “你介绍什么工作给玲姐?工资多少?你怎么自己不去呢?一个月工资够买这几杯酒水?”
  小媛伶牙俐嘴,问得郭大侠哑口无言。
  当然,表弟是老板,但以他的收入,也没资格来这里的包厢消费。
  玲姐抬起头,黯然神伤说:“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我今晚这样子,不想回家,不想让我妈妈知道,你们谁能收留我一晚?”大家都沉默不语,看来都不太方便。
  郭大侠热血心肠,想了想说:“我可以收留你呀,我一个人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