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五十一章 做服务员

  郭大侠拿起望远镜往天外天望去,天外天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堆人,有警察,有天外天员工,也有路人,她好像看到了小琪。她简单洗漱一番,换了一套学生时期的旧运动服,出了门,也挤入围观的人群中。
  她挤到小琪旁边,故意碰了碰她的手。小琪转过头,没有认出她,仍是伸长脖子,往前面挤。人群前面议论纷纷,几个警察在前面喊:“请让一让,让开。”群众往两边闪去,中间出现一条过道,警察抬了担架从中走过。
  郭大侠一眼瞧见走在前面的法医蔡明,赶紧低下头,担架从她眼皮下经过。白色帆布下盖着的就是尸体,一只手伸出白布,从担架上垂下来。郭大侠看得清楚,这只手上五只手指甲涂着怪异的紫色指甲油,细细的手腕上戴着一串由一只只银色蝴蝶串起的银手链。这手和手链她在哪里见过,她想起昨晚朝她扔烟灰缸的手,不禁捂住了嘴巴。
  警笛“滴呜、滴呜”响起,相继开走了,她看见老肖的背影。老肖上车时回头在人群里扫了一眼,郭大侠连忙躲在小琪的身后,老肖没有发现他,上车走了。
  小琪转过头来,没好声气地对她说:“你怎么回事?老是在我身边挤来挤去,你干什么呀?”
  小琪没有认出她,郭大侠呵呵笑说:“我是小花呀,我本来想找你有点事的。”
  小琪上上下下打量她,说:“是你呀,我还真没认出来,你穿成这样多好呀。你找我什么事?”
  郭大侠心里盘算,如果现在问小琪能不能将她转成服务员,太刻意了,恐怕会打草惊蛇。她故意装傻问:“发生了什么事?昨天晚上没有人叫我上二楼打扫卫生,我在杂物房睡到快天亮才回家的。今天一早过来,这里聚了一大堆人,怎么回事?我还能上班吗?”
  小琪说:“哎,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先进去看看吧。”
  天外天门口聚集的人群也纷纷散去。小琪带着郭大侠拉开玻璃门走进去,大堂里已经聚集了一堆天外天的工作人员。
  这些工作人员有男有女,与小琪一样,都穿着很正统的西装套服,只是颜色和款式不一样。郭大侠暗中观察,这些服务员年纪都很小,大约在18-25岁之间。男的或瘦或壮,但是身高都在175Cm以上,五官端正。帅哥真是多呀,郭大侠又忍不住吞口水。女服务员大约都在165Cm以上,个个身形窈窕,画着淡妆,姿色动人。郭大侠不自主地踮起脚,比了比,自己还是差一截,心里凉嗖嗖。心想:“完蛋了,这里的服务员要求这么高,这要扫一辈子地了。”
  她在后面探头探脑,智哥坐在沙发上讲电话,一眼瞟见她,眼睛晶晶亮,朝她笑了笑。
  郭大侠打着冷颤,缩回头来,不敢再看。这智哥还有心思笑!昨晚他还和死者在一起亲热,现在人死了,他还有心思笑。
  智哥放下电话说:“米兰姐说,我们先暂时歇业。”他话音未落,服务员们如煮开了锅的热水,叽叽喳喳议论起来。
  智哥接着说:“这只是暂时的,等警察办完事,我们自然会重新开业了。”
  一个女服务员说:“才几个月时间,这里就死了两个人,太可怕了,我不想做了。”旁边几个女服务员也纷纷点头,示意也不想再做了。
  智哥面带不悦,说:“什么叫这里死了两个人?余婉只是我们的客人,不是我们这里的员工。而且她是死在天外天的外面,也不是死在里面,和我们关系不大。警察也只是按例询问口供,什么不想做!你们这么怕死,挣钱的时候怎么不怕?”
  智哥说了这番话,几个女服务员红了脸,闭上嘴不说。
  原来死者叫余婉,郭大侠心里听明白。余婉只是天外天的客人,昨晚那群花枝招展的靓女都只是天外天的客人,不归天外天管理。这时候,“得、得、得”的高跟鞋声音在身后响起,脚步沉着而又不失风韵,郭大侠转身往后看。
  玻璃门前站着一位身形又高又瘦,风姿绰约的女子。这女子身穿长及脚踝的黑色皮风衣,及膝的长筒黑皮靴,长长卷卷的头发如波浪般披在身后,脸上戴着墨镜,看不清五官。她就那样站在大堂中间,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有一种莫名的气场,让人敬畏。
  智哥恭敬地叫了一声:“米兰姐。”
  其他服务员鞠下腰,异口同声叫:“米兰姐。”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米兰姐。郭大侠心里不得不服,所谓大姐大,也就是这个样子了。
  米兰姐摘下墨镜,郭大侠这才看清她。米兰姐身材高瘦,脸部轮廓棱角分明,浓眉大眼,嘴稍显宽阔,颧骨微高,样子有点像歌手韦唯,自然是有不同于寻常女子的韵姿。
  米兰姐缓缓地走过来,身姿摇曳但脚步却不轻浮。她经过服务员身边,停住说:“谁不想做了,今天就去小琪那办手续。结清工资,出了天外天的大门,以后不许再回来。”米兰姐声音低沉,稍带沙哑。说罢,她疾步走上楼梯,又如风一般消失。
  小琪招唿大家说:“你们听见米兰姐说的吗?谁不想在这里工作的,马上到我这来办手续。”又对智哥说:“智哥,你陪玲姐去银行提点现金。”
  米兰姐是这里的老板,而小琪看上去是米兰姐的心腹,管招人还管钱,职位比智哥高啊。郭大侠见众多女服务员涌上去办离职手续,心里暗喜。这一下走了这么多人,说不定会降低标准,她虽然矮了些,但是不至于连服务员都当不上吧,服务员不就是端个盘子吗!
  她坐在沙发上耐心等待,智哥从银行回来,一屁股坐在她身边。她觉得恶心,自己挪开,坐到另外一张沙发上,智哥紧跟不舍。
  她暗自吐纳气息,压住自己的脾气,依她以往的性子,她真的会发飙,扇两个耳光过去。但是现在她不是女干探郭大侠,是无知少女林小花,她要忍。
  智哥嬉皮笑脸挤上来说:“你是不是昨晚那个清洁阿姨?今天怎么变成清纯女学生了?我差点没认出来。”说完还伸出手,搭在她的肩上。她憋着气,使劲甩开,站起来,扭头走开。智哥在她身后捂着嘴,吃吃笑。
  小琪这时候也办完了手续,要走的已经走了,未走的也暂时回去了,大堂里稀稀落落不剩几个人。
  小琪叫她:“小花,你过来,我带你去见米兰姐。”
  她不解地问:“为什么带我去见米兰姐?”
  小琪说:“娥姐不做了,以后你负责清洁这块,不好吗?”
  郭大侠扭着脖子,心里唿唤:“我不想负责清洁,我不想顶替娥姐,我想做服务员。”小琪自然听不见她的心声。
  郭大侠又问:“娥姐为什么不做了?清洁工工资高吗?”
  小琪伤心叹气,带着几分同情说:“她女儿死了,她在这如何做得下去。”
  “你说什么?”郭大侠张大嘴巴,嘴里能塞下一个鸡蛋。死者余婉居然是娥姐的女儿!昨日对娥姐只是匆匆一瞥,看样子娥姐比她妈妈还小许多,那余婉有多大?
  小琪说:“不敢相信是吧?真可怜,寡母带女儿,做得是最苦最累的活,熬了十几年,千辛万苦养大她,还不到二十岁,结果……”小琪说到这,无限感慨,也说不下去。
  郭大侠真不敢相信,昨晚那个朝她扔烟灰缸,举止风流的女子,居然只有十几岁,还是娥姐的女儿。她无法将余婉与在杂物间干活的娥姐联系在一起。此刻,她心里只有愤慨和怜悯,她原谅余婉昨晚对她所做的一切,并坚信余婉必是被人逼迫才变成这样的。她想起昨晚余婉独自离去的背影,她还是个孩子呀!夜那么深,自己身为女干探,还比余婉长几岁,为什么没想过余婉这么晚出去会不安全,结果她真的出了事。郭大侠心里又恨起智哥,他刚才还在笑,她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立刻跑下去,暴打他一顿。
  郭大侠跟随小琪走上三楼,来到米兰姐的办公室。米兰姐的办公室又与她想得不一样,并不是暴发户式金碧辉煌,而是古色古香,甚至是有些禅韵,显有几分文化气息。一色紫檀木办公家具,办公台上摆着一尊陶制的小和尚,小和尚头顶青烟缭绕,散发阵阵幽香,这是一种上等的檀香。米兰姐身后高挂着一副字画,书写潦草,她看不懂几个字,字画下供奉着一尊佛像。这个她看明白了,是佛祖释迦牟尼像,而且是很瘦很帅的释迦牟尼像,与她在西双版纳看到的差不多。
  她真的不想再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与孔雀寨联系在一起,但是这一切都让她忍不住往这方向去想。米兰姐从怀里掏东西,郭大侠闭上眼,不敢睁开,她真的很怕米兰姐掏出的是手帕。结果当然不是,米兰姐掏出的是手机,她这才长松一口气。
  米兰姐讲完电话,见她还呆站在办公桌前,对她说:“你坐。你叫什么名字?你今年多大了?哪里人?之前是干什么的?”
  郭大侠拘谨地坐下,手脚都不知往哪放,低着头,不敢正视米兰姐。
  “我叫林小花,今年18岁,是莲塘乡人,之前在读书。”这是侯队教她的,她背了出来。她再呵呵一笑说:“没考上大学,家里穷,自己也不是那块读书的料,就出来找事做了。”
  “我们这负责清洁的人走了,你愿意做吗?”
  郭大侠心里十万个不愿意做清洁工,她的头摇得像波浪鼓。
  米兰姐见她摇头,问她:“为什么不愿意?”
  郭大故作无知说:“清洁工工资低,我想做服务员。”
  “服务员?今天那些服务员都争先恐后地走了,害怕做服务员。你还想做服务员?”米兰姐笑着问她,觉得她好笑。
  “为什么要害怕做服务员,做服务员有什么怕的?我不觉得可怕呀!”郭大侠这是真的不懂。
  米兰姐仰着头,笑得眼角挤出了眼泪。
  “那你说说,服务员是做什么的?”
  “服务员不就是端盘子吗?”
  米兰姐见郭大侠一本正经地回答她的问题,真是年少无知呀。
  她点点头说:“是,你说得对,服务员就是端盘子。现在的人都懒了,吃不了苦,端盘子都不愿意端了。嗯,你还是去做清洁吧。”
  郭大侠听米兰姐还是让她去做清洁工,嘴角一撇,就要哭出声来。小琪在她身旁拉拉她的衣服说:“小花,我们这做清洁工,工资也很高的,米兰姐很大方。”
  “是吗?”郭大侠听了这话,抬起手,用衣袖擦拭眼角的泪水。说到工资高,她还是有兴趣的。
  这时候,门推开了,小琪站起来,叫了一声宏哥。
  郭大侠也赶紧站起来,低着头,叫了一声。她再抬头,看见昨晚在楼梯撞见的宏哥。宏哥穿着连帽夹克,依旧戴着棒球帽,样子比昨晚看得更清楚了。宏哥比她大不了几岁,身材高大,但是却长了一张让人很有好感的娃娃脸,笑容灿烂,露出洁白的牙齿。
  宏哥是东北人,说话也挺搞笑,她忍不住想起******。宏哥对米兰姐说:“小姑娘愿意做服务员就做服务员呗,干嘛非勉强人家去做清洁工。”
  宏哥真是知心人呀,郭大侠满怀期望,望着米兰姐。米兰姐默不出声,良久才吐出一句话说:“行,按你的意思办。”
  郭大侠心花怒放,恨不得拥抱宏哥,她连连鞠躬说:“多谢米兰姐,多谢宏哥。”
  宏哥笑着说:“谢什么?好好干吧。我和米兰有些事要谈,你们先出去吧。”
  这个宏哥是什么人?米兰姐都要听他的话!
  小琪当下拉了郭大侠出去,脸上又露出些许担忧。
  郭大侠说:“我终于可以做服务员了,你干嘛这副表情?我能多挣点钱不好吗?做清洁工有什么出息?”
  “是,做服务员做得好也会有出息的。你这人,真是,啥都不懂。我不跟你说这么多废话了,路是你自己选的。你先回去等我电话,这里歇业几天,我们也要等米兰姐通知。”
  出了天外天的门,郭大侠心情愉快,她吹着口哨,一路蹦蹦跳跳来到了小区门外。终于有些进展,可以向侯队汇报,他一定很忙吧!也不知余婉的案件调查得怎样?她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侯队。还未拨通,一只胳膊从后揽住她的肩膀,她转头一看,吓得手一松,手机掉在地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