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四十七章 逃出生天

  余杉和丁文被反绑双手,背靠背坐着,嘴里塞着布条。大壮拿着刀,站在她们身后,见郭大侠三人进来,脸上阴兀一笑。
  王深见此,激动得要冲上去,郭大侠拉住他。大壮蹲下身,刀锋在余杉脸上轻轻带过。余杉闭上双眼,不敢再看。
  郭大侠说:“我们开门见山。你说吧,要什么条件才能放了她们。”
  “条件!”大壮哈哈大笑,笑得人毛骨悚然。
  “好!果然是女干探,说话就是爽快。只要你将石窖木门的机关告诉我,我就放了她们。”
  郭大侠心如海涛汹涌,此时波浪滚滚,怎都不能平静。如果将木门开启的秘密告诉他,他得了两座神像,她不甘心。如果不告诉他,他会对余杉怎样呢?丁文的死活,她才不要管。
  大壮见她还在考虑,拿起刀,又抵住余杉的脖子。刀锋锋锐无比,余杉脖子登时渗出滴滴血珠。
  王深心疼万分,拍了拍郭大侠说:“大侠,就告诉他吧。”
  郭大侠心里狠狠地骂,嘴上还是得求和,说:“你住手,我告诉你,但是你得先将余杉放了。”
  “先放了她?哈哈,你觉得我会这么傻吗?这里最没有诚信的人是你吧,是不是,小郭大侠?我这么说你就信了,你以为我是为这些宝藏而来吗?NO!NO!NO!你们弄错了。”大壮又将刀转到丁文面前,脸上露出垂涎之色。丁文已经转醒,见他如此,惊恐万分,嘴又被塞住,双手被绑,死命挣也挣不脱,只能瞪大眼,眼睁睁地瞧他究竟要怎样对她。
  “你不是一直和她青梅竹马吗?你一直喜欢她的!她已经和我分开,与你在一起,你为什么连她都不放过,要伤害她?”王深不解地问。
  大壮仰头大笑,笑声凄凉。他停住笑,冷冷地说:“她和你分开,与我在一起?我这辈子,为了她,已经完了。我追她二十多年,她却看都不看我一眼。她为了躲我,偷偷地来到南方,我千辛万苦才找到她。她骗我说她早就立下毒誓,要嫁给一个能找到孔雀寨的人。我居然信以为真,我居然信以为真,我真是傻,我真是傻。”他说着说着,激动不已,抱着头,痛哭起来。
  丁文死命挣扎,摇晃着头,嘴里发出“呜呜”声,似在让大壮不要再说了。
  王深听了,当场愣住。大壮是什么意思?丁文的毒誓只是骗人?她根本不喜欢大壮,她是为了躲避大壮才来的南方,这一切与孔雀寨并无关系?为什么呢?那她在山岗上讲的故事是什么意思?
  大壮停止哭泣,对丁文说:“你真傻,不想我说下去,想成全他们是吗?我为了你,已经杀了两个人,不在乎再多杀几个。”
  郭大侠明白,他杀死的两个人,一个是林军,一个就是龙川集团老板的弟弟。
  丁文无力地摇头,脸上泪雨纷飞。大壮伸出手替她擦去,又哽咽地说:“你是为我哭吗?如果是的话,我就是死也值了。你成全别人,我也想通了,今天成全你吧。”
  丁文又激动起来,死命地摇头。
  大壮说:“你越是这样,我的心越恨。你不就是想成全王深和余杉吗?你知道我杀了龙威。哼哼,这傻小子以为有地图,就可以找到孔雀寨,可以得到你,我怎么会让他得逞。现在你又怕我会杀了王深是吗?你在他们面前,假意与我相好,与我独处时,压根都不想理我。我不是傻子,我感觉不到吗?你如此为他,他也正如你所想的,移情别恋了。你背地里偷偷地哭,你以为我看不到吗?我不想你哭,我杀了余杉,成全你。”他举起刀,就要朝余杉扎去。
  眼见就要血溅当场,郭大侠将手上的月光宝石朝大壮扔去。月光宝石带着绿光,在大壮眼前一闪,大壮怔了怔。也就一秒瞬间,王深跳起扑过去,将大壮扑倒在地。
  王深在石窖里被困两日,体力还未恢复,又怎是大壮的对手。没多久,就被大壮翻过身来,反将他压在身下。大壮重重一拳打在他的脸上,打得他两眼冒金星。
  郭大侠这边已将余杉和丁文手上的绳子解开。翠翠连忙上来捂住余杉脖子上的伤口。
  大壮还在殴打王深,一拳又一拳,拳拳带声,边打边吼:“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王深无力反抗,似已被打晕过去。郭大侠冲过去,身子朝大壮撞去,将大壮撞翻在一边,自己也摔倒在地。她还未起身,大壮已经先将爬起,一脚踢在她的心窝。她登时气血翻涌,一口腥甜涌上喉,她张嘴一吐,一口鲜血吐在地上。大壮又一脚踢来,她闭上眼就等着受死,等了一会,大壮的脚没有落在她身上。她睁开眼,见大壮面孔狰狞,似乎身受重击。他缓缓地转过身,郭大侠见他背上伤口鲜血涌出。大壮睁大眼睛似乎不敢相信,重重摔倒在地。郭大侠这才见,丁文举着刀,泪流满面,站在大壮身后。
  刀刃上血仍在滴落,血还是温热的,而大壮的人却渐渐冰凉,犹如他火一般的情感,如今一丝一丝冷却。他睁大眼,手无力地朝丁文伸去。丁文丢了刀,低头流泪说:“对不起。”
  大壮脸色惨白,无力地摇摇头,对丁文说:“要说对不起的是我。我现在心里很开心,我想起我们小的时候,你那时候多美……”他伸出的手在半空中似要抓住什么,他神情犹自柔和。丁文抓住他的手,他手上抓紧了,似永远都不舍得丢开,眼睛瞪大着不动,头歪在一边,断了气。
  丁文这才哭出声了,她俯在地上,嚎啕大哭。郭大侠捂住胸口爬起来,翠翠赶紧过来扶着她,这边王深也挣扎着爬起,余杉走过去扶起他。四人呆呆地站在一旁,不知怎么安慰她。
  大壮躺在一旁,眼睛还瞪着,他是走了。人走的时候什么也带不走,这世间所有的美好和丑陋,都无法带走。这辈子的爱恨情仇,他留下了,他也解脱了。而留下的人,却还在苦海中挣扎。
  王深心如刀割,他如今全都明了。丁文只是想成全他和余杉,演了这么一出戏而已,这出戏为的是他。他想起山岗上丁文讲的故事,什么毒誓不毒誓,现在什么年代了,他居然还信。她只是在找一个借口和他分开而已。如果她继续和他在一起,说不定大壮会杀死他,她是在保护他。他想起丁文说与他分开时那决绝的神情,每一个字都如刀子扎他的心,而她未必比他好过。丁文独自一人偷偷哭泣,她必然是见到自己和余杉在一起,她的心该有多痛楚。他想到这,心一阵阵抽痛,不知该说什么,也不知该做什么,就这么呆站着。
  余杉不比他好多少,心里酸楚,却又无法述说。但是她还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可以做什么。她走上前去,扶起丁文,丁文抬头见她,倒在她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她。
  活着的人伤心之后,该做的事还得做,一件都少不了。林军和大壮的尸体怎么办?郭大侠想起丁文讲的故事,故事里丁文的爷爷希望能将他的遗骨埋在孔雀寨村口的大树下。
  郭大侠和翠翠找到村口大树,抡起登山镐,开始在树下挖洞。挖了两尺来深,郭大侠感觉碰到了硬物。她心中一喜,对翠翠说:“停,快停。我知道大祭司的珠宝在哪了。”
  郭大侠双手不停,刨开泥土,地下露出一件两米长,一米宽高的木箱。木箱质地坚硬,金丝闪闪,树纹如行云流水。郭大侠难掩心中激动,说:“金丝楠木的木箱,怪不得丁文爷爷要说起村口的大树。现在想来,丁文的爷爷是在给他的后代指财路呢!当年,他们应该是将珠宝和神像分开收藏,以防万一。这些珠宝,是放在这口箱子里。”
  不出所料,箱子上刻有孔雀雕像。郭大侠找到凹陷处,将月光宝石放进去,箱子“啪”的一声,弹开了。郭大侠满心欢喜,打开一看,张大嘴巴,箱子里居然什么都没有。她不敢相信,揉了揉眼睛,再睁大眼睛看,箱子散发出阵阵异香,真的没有珠宝。
  翠翠说:“没有珠宝,但是有一块什么东西?”翠翠伸手进去,拿出一块类似丝巾的东西。郭大侠接过来一看,是一块真丝手帕,上面绣有花纹。
  她登时脑中如被电击中,击得她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人间。细细看这花纹,远看如花朵,近看,才知道是孔雀尾羽的眼斑纹,用带光泽的绿色丝线绣了,光泽闪闪。又是手帕,她在哪里见过?她想起在前岭,王玉将一块手帕摊在面前,手指一直在手帕上的图案上划圈。那不是普通的花朵,而是这孔雀尾羽的眼斑纹。她将手帕放进袋里,收起来再说,不能再想了。只要想起前岭命案,她的头就隐隐作痛,胸口发闷。
  无巧不成书,这金丝楠木的箱子,如今正好做棺木。这在古代,只有皇帝才能享受的待遇,如今也让平民享受享受。她与翠翠合力,将林军和大壮的尸体放进去,再慢慢地放下箱盖。翠翠突然拦住她,两眼带泪花说:“真的就这样盖下去吗?”
  翠翠这样问真的很突兀,不盖还能怎样呢?翠翠一直沉默寡语,以为她情感冷淡,如今一见,她只是不会表达罢了。爱也好,恨也好,与她们几人无关,这些日相处,自是有些同志情谊。她不常见生死场面,如今盖棺定论,她自然心中不忍。
  郭大侠轻拍她的手,点点头,翠翠将手移开,转过头去。郭大侠盖上木箱,将月光宝石拿出来,一滴泪滴在宝石上。她又打开金丝楠木箱,将这颗宝石放进去,再重新盖上。不论他们为何而来,总不能让他们空空而去,让这颗月光宝石,永远地陪伴他们。
  郭大侠和翠翠将土填回去,并在上面移栽了一簇美丽的野花。
  “走吧。”郭大侠搂着翠翠。王深带着余杉、丁文在不远处等她们。
  郭大侠几人离开孔雀寨,他们本是为探宝而来,满怀欣喜,而今空手离去,心中只添沉痛。他们走到来时的高岗上,回头望,美丽的山谷依然美丽,正所谓“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郭大侠带着大家走下两山之间的台阶,来到山里的溶洞。溶洞上的孔雀石雕栩栩如生,郭大侠拿出包里的月光宝石,九九八十一块,一块块镶进石壁上孔雀尾羽的凹陷处。
  余杉第一次见这些宝石,好奇地问:“大侠,真是神了!你从哪里得到的这些宝石?要全部镶上吗?”
  郭大侠不悦地说:“哪里得的不提也罢。我也不想全部镶上,但是这事是我说了算的吗?”
  转眼,她已经将孔雀尾羽的眼斑全部镶上,真是九九八十一块,不多不少,用完。溶洞中的孔雀顿时星光闪闪,引颈长歌,犹如活物,如不抓住它,就怕能腾飞半空。
  翠翠惊叫:“你看孔雀动了,它飞起来,真的飞起来,你们快看。”
  石壁上孔雀真的腾空而起,真的这么神奇?再仔细一看,原来是这块石壁慢慢升起,底下露出一个出口。
  郭大侠惊喜地说:“出口就在这,这就是出口。”
  升起的石壁十分窄,石壁慢慢升至半空,停住不动,底下出口仅容一人弯腰通过。
  郭大侠等赞叹不已,相互拥抱在一起。郭大侠心里不舍得这些宝石,跳起来,触到一颗宝石,用力拧了下来。她脚尖刚落地,石壁晃了晃,碎石纷纷掉落,又缓缓下降。
  完蛋了,郭大侠大叫:“不好,快出去。”她想都未想,低头钻了出来,翠翠紧紧跟在她身后,也出来了。石块渐渐下降,余杉望了望王深,也许只得一秒,她在石窖里假设如今真真摆在面前。在石窖里,王深犹豫许久,才说出了答案,而现在呢?
  余杉还在迟疑,王深迅速地按在她的背上,她不得已弯下腰,还未反应过来,已经被王深推出了来。再回头望,石壁落下,只见得王深膝盖。
  郭大侠后悔不已,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如果不是她贪心,又怎会有今日的局面?现在出口的缝隙,也只能容一个人出来了,并且时间还在流逝,石壁还在下降,而里面,还有两个人呀。
  大家盯着残留的缝隙,瞪大着眼睛,出来的会是谁呢?或是没有人会出来?这一刻,恨不得能让时间冻结在此。余杉捂住嘴巴,怎么也压抑不住自己“呜呜”的哭声。她心里明白,王深已经做出了选择,他们俩都不会出来了,她无力地靠在翠翠身上。
  就在大家都绝望的时候,缝隙里露出一头。郭大侠眼明手快,蹲下身,扯着头发就往外拖,余杉和翠翠赶紧来帮忙。人刚拖出来,石壁“嘭”的一声,重重砸在了地上,永远的关闭了。
  出来的人是王深。为什么是他?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去问。在石壁的另一边,他与丁文发生了什么,那是属于他们俩的故事,属于他们俩的秘密。看着王深阴沉的脸,就知他的心如这石壁,是永远的关闭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