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四十四章 三人行

  蹲在石屋角落里的丁文停止了尖叫,王深走过去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丁文流下泪来,如梨花带雨,扑进王深怀里。王深张开手,不知抱还是不抱好,呆了一会儿,才推开丁文,问她:“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林军会死在这里?大壮呢?”
  丁文摇摇头,抽抽搭搭地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壮没和我在一起。我经过这,见大侠从这出来,她神色慌张,我叫住了她。她看了我一眼,转身就跑。我不明究竟,走进来,看见林军躺在这,背上插着一把刀,全身都是血。我真的很害怕,王深,我真的很害怕。”
  王深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说:“现在没事了,我们去找他们吧。”他蹲下身,仔细查看林军背上的刀。凶手力道很大,刀直插入身,身外只见银色刀柄,一刀致命。这种丛林军刀他很熟悉,是他和余杉一起去买的,一共买了四把。他还记得当时刀柄有黑色和银色两种颜色,他们各买了两把,余杉和大侠拿了银色的。
  在丛林的地洞里,他与金蛇搏斗,余杉情急之中,将她的那把刀给了他,之后一直在他包里,眼前这把刀很显然是郭大侠的。王深眉头紧锁,朝丁文招了招手,两人走出石屋。
  余杉很乖地等在一旁,心下焦急,见王深领着丁文走出来,脸色暗淡,急忙走上前问:“里面发生什么事了?”
  丁文眼睛红肿着,抿着嘴,看了王深一眼,没有出声。王深苦笑:“林军死了。”
  余杉大吃一惊,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又将王深推开,想走进屋去瞧瞧。王深拉住她说:“别去看了,人已经死了,挺惨的,还是别去看了。”
  余杉转过头问:“是怎么死的?”
  “被人杀死的。”
  余杉鼻子一酸,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记得第一次见面,林军憨厚的样子,对谁都点头含笑,笑容可掬。走出矿洞,重见天日那天,林军教她们如何捕鱼,他烤出来的鱼,香气四溢,美味极了。他在大树下设下陷阱,抓到小兔子,烤了,撕下一只肥美的大腿,举到她面前说:“余杉,你先吃。”往事一幕幕想起,他虽然财迷了点,但是并没有真正伤害过谁。这些日子,他们有分有合,但也曾相互扶持,一路走来,极是不易。如今居然死了,还是被人杀死的,她真的不敢相信。
  她双眼迷蒙,问王深:“确定是死了吗?是谁杀了他?是谁?”王深不知如何回答,如果说可能是郭大侠,只怕她更受刺激,要疯了。
  王深说:“现在还不知道是谁杀的,我们先将其他人找到再说。”
  三人绕着寨子,一圈又一圈,喊了又喊,叫了又叫,还是没见着其他人。寨子虽小,但这山谷之中,天地之间,突然似只剩下他们三个人,四处空空荡荡,人心也空空荡荡。
  直至月上梢头,他们筋疲力尽,回到孔雀祠堂。王深生起火堆,三人呆呆地坐在火堆旁,沉默不语。良久,余杉忍不住问:“大侠呢?她去哪儿了?”
  王深回答她说:“你不要太担心了,大侠她聪明得很,不会有事的。”
  丁文冷笑了一声。
  余杉问她:“你笑什么?”
  丁文刚要开口,王深打断她,将话题扯开说:“很奇怪,翠翠和林军一向形影不离,为什么不见了翠翠?”
  丁文没有答话,余杉又担心起来,说:“难道翠翠也……”她真的不敢再想下去。
  余杉说:“真被大侠说中了,真的有凶手潜伏在我们中间。”
  丁文问:“大侠还说过什么?”
  余杉不理会她的问题,反过来问她:“这一切,还不是因为你,因为你的宝藏。你的宝藏呢?在哪?”
  丁文听了此话,面带愠色说:“因为我的宝藏?这宝藏是我的吗?这一切还不是因为你的好朋友郭大侠吗?她自私贪心,想一人独占了宝藏,所以杀死了林军。”
  丁文话一出口,如晴天霹雳,炸在余杉的上方。余杉问王深:“她说什么?说什么?是大侠杀死林军的吗?”
  王深只能叹气。余杉站起来说:“不是她,绝对不是她。你们对她有成见,合伙欺负她。”边说边往门外冲。
  王深站起来拦住她说:“我没说一定是她,但是林军身上的刀的确是她的。现在这么晚,你去哪?”
  余杉推开他说:“我要去找大侠。一定是有人抓住了她,拿了她的刀,再杀死林军的。大侠现在很危险,我要去找她。”
  “我们已经找了一天了,你理智些,我们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王深紧紧地抱住情绪激动的余杉,不让她动弹。余杉挣扎了一会儿,终究平静下来,王深揽着她的肩,回到火堆旁坐下。
  丁文默默地望着他俩,低下头去,用树枝撩拨火堆,忽大忽小的火焰,映得她的脸忽暗忽明,是喜?是悲?她自己也不知道。
  王深心乱如麻,所谓“剪不断,理还乱,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现在居然是三人行的局面。林军死了,大侠、大壮、翠翠失踪了,只剩下他们仨。他们困在这山谷里,又发生了凶杀案,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自然要依靠自己,他一下子备感压力。
  他静下来心来,整理了思路,问丁文:“记得你说过,只有你才知道两尊翡翠神像在哪里?如果其他人是为了神像而来,为了神像而杀人的话,我们只有先找到神像,引他们出来。”
  丁文点点头说:“现今也只能这样了,我现在带你们去吧。时隔这么久,也不能保证一定找得到。”
  王深说:“也不急这么一会儿,天这么晚,大家都累了,明天再去吧。”
  三人就地休息,一夜无话,但是各自辗转反侧,彻夜未眠。
  次日丁文带着王、余两人来到孔雀祠堂后的一间小石屋前,对他们说:“这里原来是大祭司住的房子,大祭司死后,这也荒废了。”她停了停又说:“你们记得我讲的故事吗?大祭司自己也搜罗了不少金银珠宝,多到无处收藏,他在自己住的石屋下挖了地窖,专门用来放置他的宝藏。所以……”
  “所以石窖里除了两座翡翠神像外,还有其他的金银珠宝,是吗?”王深淡定地问,现在这种情况,谈这些没有生命的珠宝又有什么用?
  丁文点点头,走进石屋,将墙角摆放的一件木柜推开,使足了力,也移动它不得。王深走过去,摸了摸,木柜漆黑,坚硬无比,他对丁文说:“是桢楠木所制,用黑漆涂黑了,让人看不出来,我和你一起搬开吧。”
  余杉也上去帮忙,三人合力,终于将木柜推开。丁文掀起木柜下的一块石板,地下露出一段石阶。丁文打着手电筒走下去,余杉走在中间,王深走在最后。沿着石阶走了不远,前面出现一扇漆黑的木门,木门上雕刻着一只巨大的孔雀。丁文推了推,木门紧闭。
  丁文惊慌失措,对王、余二人说:“我爷爷告诉我这里有个地窖,但是没有说这里有扇门呀。我怎么也推不开,怎么办呀?”话说着说着,几乎都要哭了。
  王深走前去,拿出刀,找到门缝,想撬开,也还是撬不动。三人一起朝门上撞去,木门纹丝不动,撞到肩膀隐隐生痛,门还是没开。
  现在怎么办?丁文和余杉望着王深,王深也没辙,只能先上去再想办法了。王深走上台阶,头顶上似有声响,王深大叫:“是谁?是谁?谁在上面?”他还未走到出口,顶上突然一黑,石板又封住了洞口。他举起手,用力往上推,头顶上的石板动也不动。直到手臂发酸,他坚持不住,坐在台阶上,胸口发闷,连气都喘不过来。
  丁文扑上前来,问他:“怎么啦?出口被堵住了,我们出不去了吗?”余杉不服气,接着举起双手往上推,没过多久,也退下阵来。万万没有想到,三人居然被困在这个石窖的台阶上。
  “是谁干的?刚才上面是谁?是大侠吗?”丁文问。
  王深摇摇头说:“不是,石板上压了重物,我都推不动,大侠一个女孩子又怎能推动呢?”
  “那必然是大壮了。”余杉忍不住将心中所想全部说出来:“杀林军的人肯定是大壮。大侠一个小女孩,怎么杀得了林军?大壮一定是拿到了大侠的刀。他怎么拿得到大侠的刀?大侠会不会也被害了?现在他又将我们堵在这里,我们没水没食物,挨不了多久,就会死了。这样,大壮可以将所有的宝藏都拿到手了。”
  丁文听了此话,没有辩解,她熄灭电筒,头顶上的石板尚有一丝缝,透些光亮进来。
  余杉心中有气,还未发完,接着说:“这下好了,大壮这么丧心病狂,是连你的命都不要了吗?他不是和你青梅竹马,一直追随你吗?甚至可以为了你去死,我看,他只不过图你知道这藏宝地吧。”
  王深轻轻地捏住余杉的手,指了指丁文,暗示她别说了。丁文背对着他们,坐在石阶上,头歪靠在墙壁上,显得形单影只,颇为可怜。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如今就是将她骂死了,也于事无补。余杉觉得自己刚才说过分了,又结结巴巴对丁文说:“我说过了,对不起。你也别太伤心,我们会找到办法出去的。”
  丁文的肩膀抖了抖,缓缓说:“我不伤心,一点都不伤心。我现在心里开心得很,真的。这些天,我只有现在是最开心的,哪怕就是都死在这里,我也愿意。”她仍然背对着他们,声音平和,看不见她的表情,但言下之意,像是看破红尘。
  她怎么会是看破红尘?余杉心里痛楚万分,十分明了,人都要死了,她为什么开心?开心的原因只不过她能和王深死在一块罢了,余杉想到此,泪已经到了嘴边,吞下肚,苦苦涩涩。
  王深见这两人一个背对着他,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一个坐在他身边,脸上泪痕未干,瞪大双眼,痴痴傻傻。他伸出手去摸着余杉的手,又如生铁那般冰凉。这又都是怎么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