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二十六章 洞壁死尸


  这是一个大溶洞,一条暗河横流而过,河床较低,河滩成斜坡状,堆满了各种形状的石块,此时他们正站在河滩上。
  往下游望去,隐有白光,那应该就是洞口,往上游望去,黑漆漆看不见尽头。
  林军迫不及待地扑在河滩的石堆上,翻拣着石块。其他人各自找地方坐下来,还是休息一会好。
  大家拿出吃的东西,填饱了肚子,检查工具,整理行装,换好手电筒电池。林军砸开了好几块石头,都是些普通的鹅卵石,他心急不过,拉着王深,非要他来指点指点。
  王深极不耐烦,就算是有河流,如果真有上乘的老坑翡翠,还会轮到他们来捡吗,世界上哪有这么容易的事,能够顺利地从这走出去,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他心里鄙视,口上又不好说什么,无法推脱,大壮见了,连忙上前解围,他对这暗河兴趣很大,邀王深到上游走走。王深立即答应,两人收拾好东西,让其他人先休息会儿,一齐往上游走去。
  林军只能回到石滩,他不甘心,继续翻捡石块,一块一块砸开。翠翠疲劳过度,靠着大石睡着了,余杉见王深与大壮往上游走去,心里好奇,又担心王深安危,很想跟了去,丁文却当作不知,背着她们靠在背包上,不知是否睡了。丁文都没有跟去,自己跟去算什么呀,余杉只能坐在原地不动。郭大侠觉得好笑,余杉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跟了去,自己不用避这个嫌啊?她朝余杉挤了挤眼,笑着说:“你不好意思去呀,没关系,我去帮你看着他,不会让他有危险的。”
  这本是取笑的话,余杉正要与她斗嘴,转念一想,也好,有郭大侠去看着,多一个人,遇到什么事,也有个照应,郭大侠还算有个长处,就是跑得快,大忙帮不上,通风报信这事还是能办好的。
  郭大侠见余杉没有生气,反而委与重任,觉得无趣,她拿起电筒,大叫:“等等我。”向王深两人追去。
  三人打着电筒,沿着河滩往上游深处走,河床越来越窄,洞顶越来越低,走出一千米左右,哗哗的流水声巨大,眼前河床如台阶一般垂直高出数米,河滩消失,暗河从高处落在低处,犹如瀑布,洞顶也低到人无法直立。河床在这个地方形成落差,水从高处落下,低处河床越来越宽,两边石堆成斜坡状,形成河滩,从这转身往洞口看,山洞呈扇形。
  王深啧啧称奇,指着洞壁与洞顶说:“天,这像是人为挖低了河床,暗河在这形成落差,洞顶也显得高了,又挖宽了山洞,两边堆起石坡,形成了河滩。如果这河床山洞是天然形成的,那真是自然界的奇景呀。”
  如果真是人为的呢?为什么要这样呢?真不敢相信,对地质丝毫不懂的郭大侠也想到了,这是为了采玉和养玉吧。
  王深点点头说:“这多半是为了采玉,河床冲击沙砾矿出的翡翠大多是极品翡翠呀。这里气候温暖,翡翠长期在河床里经过流水的浸泡和冲击,质地会发生变化,质地温婉细腻,水头足,玻璃种就是出自河床。”
  采玉?没有听说过中国有出产翡翠,更别提极品翡翠了。这么大规模的翡翠矿山,那出产的翡翠呢?在秘道中的山岩也不过是质地下乘的硬玉岩呀。
  “真可惜,这么大的山洞,如果真是矿山,竟然任何物品都没留下,看挖凿的痕迹,年代也久远。不知是哪个朝代的人呢?离开时一定很细致的收拾过这里,或者在汛期,河水一涨,将岸边的东西都带到河里,被冲走,这也有可能。”
  这仅仅是猜测,难道还真的将河滩的石块一块块敲开?三人停留了一会,原路折返。
  就快走到大家休憩地,大壮突然脚下一滑,失去重心,他一手撑在洞壁上防止摔倒,洞壁竟然陷了进去,大壮侧身倒在一个壁洞中。
  王深和郭大侠跑上前去扶他,洞壁裂开一个洞,大壮站直身,对她们说:“里面好像有东西。”
  王深敲了敲洞口边缘,拿刀削去,洞口遮挡物跌落在地,洞口变大,王深捡起一片碎片说:“这是木板,年代已久,这又潮湿,已经腐朽不堪。”
  是什么人在这挖个洞,还用木板封上呢?郭大侠拿起电筒朝里射去,顿时呆在原地。
  她没有晕、没有恶心想吐,她已经达到了一定境界。
  石洞里有一具已经腐烂的尸首,这里居然发生了谋杀案?在河滩上奋力砸石的林军狂奔过来,余杉和丁文、翠翠也要跑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王深立即摆手制止几位女生过来,余杉等三人停在远处观望着。
  郭大侠鼓起勇气睁开眼睛,这个山洞半人高,不深,尸体坐在洞里,靠着洞壁,骨架稍大,是男性,尸身上的衣物腐烂不堪,还是能分辨出是现代衣物,旁边没有其他物品。
  林军胆子大,伸手就去掏尸身上的口袋,将所有的口袋掏了个遍,掏出一只钱包。
  钱包里夹着一叠钞票,郭大侠最熟悉不过,这是第四版人民币,百元大钞正面印着四个帅哥,背面是她非常熟悉的红色革命圣山,细看,钞票上的年号是1995。
  百元大钞厚厚一叠,壁洞未水浸过,钞票勉强还能辨认,林军拿了就往自己包里一塞说:“看起来有好几千,回去看看有没有银行可以换新,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再分。”
  郭大侠觉得恶心,对他说:“你喜欢全拿走好了,别惦记我。”
  王深和大壮也摇摇头,林军欢喜得很。钱包夹身份证的地方是空的。
  “这个人是被谋杀的。”郭大侠很肯定。
  “这个人山长水远来到这,身边没有身份证、没有行李,只有一个钱包,而钱包里的钱也未被拿走,这说明凶手并不是谋财害命,身份证和行李很可能被凶手拿走,只是为了掩饰死者的身份,最后将尸体往这壁洞里一放,再用木板封住,木板上糊满河泥,神不知,鬼不觉。”
  王深用刀挑开尸首上的头发,前额骨凹进一个洞,看来是被重物砸中脑袋死的。重物?重物就多了去了,脚底下全是石块,谁知道用的哪块呢?
  钱包里除了钱,没有其他东西,郭大侠天生侦探心,感觉有异,她找出塑料袋,套住手,拿过钱包,里外几层细细摸过,感觉有一层稍稍显厚。
  “有情况。”郭大侠小心地拿起刀,要将钱包一层割开一条缝,正要割时,她见林军眼里放出异样的光芒,如狼似虎,死死地盯着她手上的钱包。
  她心里暗叫不好,将塑料袋反转过来,包住钱包,往自己背包里放,林军冲过来抓住她的手腕。
  “里面有什么东西?”林军说着就要将钱包夺走,郭大侠手腕被紧紧抓住,她忍住痛就是不松手。
  “没有什么东西,这个人是被谋杀的,钱包是重要物证,带回去要交给警局,我是警察,由我来保管。”她拼命朝王深和大壮使眼色。
  这两人反应机敏,早就看不惯林军那副财迷样,大壮抓住林军的手,将两人分开,郭大侠手获自由,迅速躲在王深身后,两人似两座铁塔,挡住了林军。
  大壮理直气壮的说:“这个洞是我先发现的,这洞里所有的一切都由我说了算。”
  林军见他们人多势众,又哈哈笑打起圆场。
  “我只是好奇,想看看钱包里还有什么,没有就算了嘛,一时激动,吓着了小郭姑娘,哈哈!不要见怪,不要见怪。”
  林军转头向余杉她们走去,对她们说:“没什么事,你们放心。”余杉见他们起冲突,按耐不住,正要走去瞧瞧,听林军这么说,悬着的心放下来。
  壁洞口已经打开,附近也找不着木板,这尸首怎么办?总不能这么暴露着吧,好在这里有的是石块,郭大侠三人搬起石块,将尸体盖住。
  不知是什么人,为了什么事,千里迢迢来到这,被人谋害,尸体也不能入土为安,如果人真有灵魂,那么此人的亡魂又在哪里飘荡,真是可怜。郭大侠暗暗发誓,出去后一定要查出这人是谁,通知家属领回他的尸骨,让他安息。
  三人没精打采的回到大部队,余杉拉住郭大侠的手问她怎么拉,她摇了摇头,不想说,不是她想隐瞒,目前这种情况真的没法说,也不知该怎么说。
  林军砸开了一堆石头,全是普通的鹅卵石,垂头丧气地走过来说:“妈的,都是普通石头。”
  “天上掉的馅饼你敢吃吗?”郭大侠忍不住嘲讽他。
  林军嘿嘿了两声,没有回答,又恢复了之前憨厚的样子。
  有的人很累很累,想睡觉,有的人很饿很饿,想吃点好东西,有的人很冷很冷,想烤火,洞里阴森寒冷,不宜久留,出了洞再说吧。这里离洞口也不远,大家重整行装,又出发了。
  走了半个小时,他们终于重见天日。
  洞口豁然开朗,天空湛蓝,岸边植物茂盛,花红叶绿,时有花蝶蜜蜂在丛中翩翩飞起,幽香扑鼻,绿树成荫,倒影在河面上波动,这里祥和、静谧,简直就是人间仙境呀。
  大家一扫连日来的阴霾,找着大树下的空地,舒舒服服的躺下来。
  郭大侠呈大字躺下,大声说:“我要睡觉,我要睡觉,你们别吵我,我醒来之后想吃热乎乎的烤鱼,红烧肉。”
  她躺下闭上眼睛,睁开一条缝,见林军就躺在她身边,吓了一跳,又爬起来,大声对余杉说:“老余,我要去方便一下,你陪我去吗?”
  余杉见她没羞没臊的,忙拉着她走开,走到树丛后,郭大侠见林军朝这边探头探脑,恨得牙痒痒。
  要想个办法引开他,她才有机会打开钱包,看看夹层里是什么。方便完后,郭大侠回到树下躺下,紧紧的抱着背包,背对着林军,闭上眼睛。
  睡得正沉,忽觉有人在抚摸她的手,温暖而湿润,她以为是余杉,正要恼,睁开眼睛,只见一只金色的小鹿,伸出舌头,添她的手。
  这只小鹿身上长着金色的斑点,太阳底下,闪闪发光,大眼睛一眨一眨,似有话对她说,她想起一出动画片《九色鹿》,这也是一只神鹿吗?她站起来,小鹿带着她往前走,树林中有一条小道,小道两旁遍地开满各种颜色的鲜花,浓郁的花香让人陶醉,草地上牛羊遍野,彩蝶满天,真的好美呀,她们穿过树林,来到了一面镜子般的湖旁,湖面碧波荡漾,风光旖旎,湖面泛起金色的波光。一只只金色的小鹿低头饮水,更惊奇的是,数只绚丽的孔雀引颈湖边,如在梳妆。天,这是还是凡间吗?
  一只小兔两腿直立,双手捧着一条树枝,树枝上挂着一条香气四溢的烤鱼,这里的小兔居然可以直立行走,这是在做梦吗?梦里也可以闻到香味吗?
  郭大侠闭上眼睛,又猛地睁开,一条黄澄澄的烤鱼出现在她面前,天,直立的小兔在哪里?拿着烤鱼的当然不是小兔,是笑脸盈盈的余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