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二章 校园失窃


  次日,郭大侠早早的到了局里,问赵队,她具体的工作是什么?赵队指了指电脑说:“新上了一个系统,你先负责录入档案吧。”
  她想先熟悉一下案件也好,破案不要太急,锋芒太露容易招人妒忌。
  她马不停蹄的敲着电脑,手指都敲痛了。其他同事貌似很闲。赵队在看报纸,豆姐在翻看一本花里胡哨的杂志,老肖进进出出不知在干吗。
  她问豆姐:“没什么案件吗,最近?”
  豆姐说:“我们这治安挺好,没啥案件。”
  郭大侠听了心里一沉,不会满腔热血只换来传闻中的机关生活吧。
  赵队摇了摇头,叹息道:“年轻人呀!”放下报纸,拿着水杯去装水了。
  这是什么意思?郭大侠纳闷了,积极不好吗?输了大半天的档案,都是些什么案件呀?过去的一年,尽是些偷盗、打架斗殴等鸡毛蒜皮的事,离自己想象的大案差远了。
  她问豆姐:“这些案都破了没?”
  豆姐说:“队里就这么几个人,哪有时间管这些?”说罢又懒洋洋的又拿起杂志看了。
  郭大侠暗想:“什么人呀这是,该是我发挥的时候了。偏不信,就这点鸡毛蒜皮的事都结不了案。”
  桌上堆成小山的档案是过去一年已经立案的档案,大部分是没有结案的。她打起精神,一卷卷仔细的分析,没有头绪。快下班时,她突然看到一个很熟悉的名字,蔡玉峰。她初中的班主任也叫这个名字,又看了看报案人单位,果然写的是:XX中学。
  案情是这么描述的:2000年4月5日,星期日,晚9点,从班级回学校宿舍,发现家中被盗。损失财物金项链一条,价值4000元。现金500元。保健品两盒,价值200元。自行车一辆,价值300元。
  她突然想起4月上旬,表弟到学校找她,她们在学校大门口碰了面,表弟还带着个十五六岁的瘦弱少年。
  郭大侠问表弟:“找我啥事?”
  表弟指了指身后的少年说:“我表叔的儿子,在学校犯了事,来找我,说要走路。”
  “我说你香港电视看多,看傻了吧,走什么路?犯了什么事?”
  那瘦弱的少年说:“偷东西,他们冤枉我偷东西,我没偷。”说完眼眶都泛红了。郭大侠不知真假,只觉得他挺可怜的,心一软,翻了全身上下把仅有的50元掏出来。表弟也掏了30元,大家凑在一起,打发他走了。表弟走的时候,郭大侠还不忘叮嘱他,以后还是少和这些人来往。
  这两件事有联系吗?郭大侠陷入沉思,赵队突然在她耳边吼:“下班还不走?”
  她见豆姐和老肖都走了,轻轻的说:“赵队,这个案件的报案人是我初中班主任,家里被盗了,还没侦破呢。我想这个案件能不能再跟进一下。”
  赵队接过她手上的案卷边翻边说:“还有这么个案件?我怎么不记得了。嗯,被盗,损失金额也不算大,可能事多安排不过来。你和老肖跟一下吧!”
  她心中雀跃,说:“好的,赵队,你明天记得和老肖说说!”
  下班的路上,她哼着歌,自行车骑得飞快。风迎面而来,世界为什么这么美好呢?她冲进家门,没顾得上停好车就立马给表弟打了个电话。他上大三,暑期在家呆着。
  10分钟后,表弟到。表弟叫文彬,长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是方圆十里出了名的帅哥,当年在学校的杀伤力是从初一到高三,横扫6个年级。小情书不知道收了多少,郭大侠一封封的帮他拆,当小说看。别看他这么秀气,大学念得是体育系,篮球打得好,健美操还参加过全国比赛得过名。
  表弟蔫头蔫脑的进了门,郭大侠问他:“怎么啦?我叫你做点事就这么不开心!”
  他说:“不是这事,为工作的事。体育系不好找,下学期没课上,大家都忙着找单位实习呢。对了,你找我什么事?”
  郭大侠问:“你记不记得4月份来找我,带了个亲戚,一个小男孩,在哪?你带我去找他。”
  表弟说:“他家在化肥厂,不知道在不在家。”
  郭大侠赶紧推出自行车,说:“走,和我一起去破案,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他。”
  表弟不解道:“干嘛呢?这还没吃饭那。”
  郭大侠说:“你帮我搞定这事,我请你吃大餐。”表弟一听大餐就乐了,屁颠颠带着她直奔化肥厂。
  正值傍晚时分,化肥厂家属楼灯火通明,家家户户传来饭菜香,这时候人应该都在家。表弟带着郭大侠到了一单元门前。一位40多岁的中年妇女,面无表情的开了门。表弟管她叫婶。婶婶开了门,招呼都不打一个,自行闪进厨房,只有一个10岁左右的小女孩在客厅里看电视。
  表弟问:“文小勇在吗?”
  小女孩眼睛仍盯着电视说:“在屋里睡觉。”
  表弟到屋里去叫他。郭大侠在客厅里观察环境。房子很新,地面铺着光滑的瓷砖,墙壁贴了木紋护墙板,崭新的真皮沙发,坐着挺舒服,电视柜上有29寸的彩色大电视和DVD,旁边立着新买的柜式空调。文小勇家境不错,为什么要偷东西呢?
  表弟带着文小勇出来了。文小勇瘦瘦小小,两眼贼亮,一见郭大侠坐在沙发上,立马紧张起来。他走到门口,朝他们招了招手,暗示出去说。他们才出门,身后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郭大侠说:“这吃饭的时候,你要不和你妈打个招呼,说我们请你出去吃饭。”
  他回头朝郭大侠吼了一句:“你妈。”
  郭大侠肺都气炸了,想着还要问他话,忍着没吭声。
  文小勇将郭大侠和表弟带到了化肥厂一废弃的仓库里,蹲在地上,抬头看着郭大侠说:“那不是我亲妈,亲妈早死了。”
  郭大侠心里一下就明白了。不是亲妈,那肯定没少刻薄他,家境好也可能会偷东西。嗯,这个问题很好解释。
  “你们找我啥事,还钱我现在没有。”文小勇垂着头,望着地上的灰尘,手开始在地面上划圈。
  “有件事你得如实说,钱也可以不用你还了。”
  “什么事。”
  郭大侠问他:“你4月份来找我们,说在学校里犯了事,偷东西,是偷的蔡玉峰老师家吗?这事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不然把你抓进去,你知道我现在哪工作吗?”郭大侠神气的在文小勇面前晃着自己的工作证。
  文小勇腾的站起来,吓大家一跳。
  文小勇大声说:“说就说,他们冤枉我偷了金项链,钱,我没有偷。”
  表弟立马一巴掌拍过去:“你还狡辩,你偷东西是一次两次吗?人家谁不冤枉,就冤枉你。”
  文小勇捂着滚烫的脸,没吭声。郭大侠柔声说:“小勇,你说实话,有什么事情我们会帮你的。何况你这么小,就算是偷了东西,顶多也是教育一下,不会真的拿你怎么样。”
  表弟立马接话:“我平常怎么对你?给你送吃送喝送钱,现在让你帮个忙,还不说实话。”
  文小勇一脸无辜,说:“蔡老师的金项链我没偷。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骗你们我去死。”
  郭大侠和表弟对视了一眼,无语。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说到这份上了,应该不是骗人吧。
  郭大侠继续问他:“你看过电视吧,电视里公安是怎么盘问嫌疑犯的你清楚吧。把这件事好好的说清楚,时间地点,来龙去脉,如果真不是你做的,一定会还你清白。”
  文小勇说:“清明节那天,我爸不在家,也没人给我做饭,肚子饿,想出去弄点吃的。化肥厂家属区是高层楼房,不好下手。我就到学校去,学校家属区有一片是老房,前面搭的简易棚子。晚自习下课,我偷偷的溜出来,先去黄老师家,他们家原先养过狗,门边上有个洞,我从那钻进去的。”
  表弟听了,气得两眼直翻,抬起脚来一脚踹过去,郭大侠赶忙拉住他。
  文小勇机灵一闪,避开了。
  “黄老师家有点剩饭菜,吃了点,又拿了几个苹果。没啥意思,想到隔壁蔡老师家去碰碰运气。我带了根铁丝,想开锁,结果蔡老师家门上的挂锁没锁,我取下挂锁就进去。橱柜里没什么吃的,只有几盒脑白金,拿了就走了。”
  文小勇不服气的说:“我只是拿了几盒脑白金,一点都不好喝,以为没什么事。蔡老师找我谈话,说我偷了他的金项链,要我找家长来,还要开除我。我就来找你们了。”
  门居然没锁?这么重要的信息,郭大侠继续问他:“门真的没锁?大概几点钟你去的,你记得吗?”
  “记得,那晚黄老师和蔡老师都在蹲班。第一节晚自习下课铃响,是7点45分,我出了教室。在他们两家停留的时间不会超过15分钟,因为我听见上课铃响,立马就出来。”
  郭大侠见在文小勇嘴里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打发他先回去。这时天色已晚,郭大侠准备找个地吃点东西。她一路感叹,关于一个小孩健康成长的问题,其中涉及到家庭,教育等等。说起这些郭大侠并非不擅长,实际上她毕业于师范大学,讲理论她是轻车熟路。在郭大侠的长吁短叹中,表弟一声没吭,别过脸去,让人看不清表情。郭大侠自觉失言,知道他心里很难受,后悔自己多嘴。他的妈妈,郭大侠亲爱的二姨,三年前已离他们而去。二姨父还没有再娶,表弟依然成长为一个优秀的青年。结果大餐没吃成,表弟闷闷不乐,表示没心思吃东西,他们分头回家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