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之上之下 > 第九十三章 归来何太迟


大概在三四点钟才开始吃午饭,铺开的餐布以家为单位众人席地而坐,除了早前准备好的干粮外祝幸福参加各种竞技比赛赢得的奖品也都和食物有关,是不同地方的秘藏特产像宣威的火腿,普洱的茶,鸡枞松茸,文山三七。本身活动就带着旅游宣传的色彩这些奖品是在合适不过,爬杆比赛胜利后主办方还送了头奶牛,去年是只羊唉。
最高兴的要数阿彩每年的花山节幸福准能创收好多,赢下的食材稍作处理就可食用,省了寨子里全员的一顿饭钱。午饭过后最精彩的环节才要开始。年轻的姑娘小伙会在花场上寻找自己唱歌乃至恋爱的对象。姑娘们喜欢成群集队站在一起,小伙们则会四处挑选,看中了谁,就上前去用伞罩住,开始搭讪攀谈,请求与对方对唱山歌。
身为选美冠军的伊绮走在花场上被人用伞罩住了好几次,当她表示不会说苗语时对方就用普通话和她交谈,明确表示拒绝后马上又会来一个人,这么下去伊绮已经烦了,跑去向阿彩求救。
“这么受欢迎啊,要是嫌麻烦呢就去找个男伴喽。”正说着话的时候也有人罩住了阿彩,不知道阿彩用苗语说了什么,但伊绮听语气好像不是什么婉转的词那人就灰溜溜的逃开。这是人家的民风民俗,对于那些少数民族的同胞伊绮可没法说出这么严厉的词汇,要是平常路人有人搭讪的话,正常点还好要是个轻浮男一句“滚。”简单利落,但是现在。
她看到一旁和祝博远说话的祝忧,冲过去就挽住了他的胳膊。
“嘻嘻,借我避一避啊。”她看着那对父子笑得尴尬。
“怎么没人找我呀。”祝幸福远远看着一切,咬着手里的烤串,怅然若失。不仅没人来找她路上的男性还都有纷纷绕道的趋势。眼神里露出惶恐,收了伞给这位高手腾出空间。“大概是我还没有成年吧,过了年肯定会大受欢迎的。”心情一下又好了起来,蹦蹦跳跳的朝下一个摊位跑去,又是一片人潮散开两边。
日落近黄昏大家才乘车归去,晚上八九点寨子里又是灯火通明开着宴会,重要的节日期间苗家人总有着息不灭的热情,围站在篝火旁,手挽着手,虽不会唱苗歌但也跟着哼哼,转着圈,与天上繁星辉映,释放着激情汗水。
第二天吃了早饭我和伊绮便与众人告别,虽是傍晚的飞机但好不容易来一趟云南我想带伊绮去别处看看。临行时安妙将那件苗服盛装带着银冠一起送给了伊绮说是长辈的一片心意,不容推辞。这里有她新交的朋友,短暂的时光见识的是另一番风土人情。好不容易会穿苗服了又换回便装,和幸福与阿彩说着悄悄话,依依不舍的惜别,相约下次聚。
和来时一样又是熊冲大哥开车送行,别后来到了普者黑,号称云南小桂林是热播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取景地。这个时间所谓的十里桃花还未盛开虽有遗憾但并不影响这里的美。从客人到旅人身份的转变,少了周遭的热闹有些冷清却不在那么拘谨,多了两个人独处的时间,背着包欣赏着景。
普者黑的旅游旺季当属夏天,七八月份荷花开放时此地为一片花海,但初春的普者黑更有一种诗情画意,随手一拍都成美景。妙就妙在这个淡上,没有人山人海,没有喧哗吵闹,一切都为你独享或者说只有你和你的她与之分享。泛舟湖上,日光高照并不觉冷,倒是波光粼粼突显山清水秀。
只有我和伊绮两个人,周围只有偶尔传出的空山鸟鸣。我们也不曾言语这里慢的那么不真实,都忘了还要上高铁赶飞机,其实是不愿想起,想时间停止此刻。若是古人归隐大概也是如此光景,男耕女织,渔舟唱晚,不问世事。要是辞了工作就在这里悠哉悠哉的生活该有多好,当然前提是她也在。彼此对视好像都看穿了心中想法,微微颔首。
拿起手机拍下两个人的第一张合影,接着第二张,第三张。不去想那些麻烦事倒真跟情侣一般。
飞机上伊绮已经累的睡熟,嘴角起伏不知是在梦着什么。到家已是晚上十一二点,结束了短暂的探乡之旅之后又要开始忙碌的工作日常。最累的是路途中的奔波劳顿,而最放松的事莫过于归家后卸了心神。
两个人也不去洗漱就呆呆坐在沙发上,挨着彼此,一脸享受的表情。
“回来了啊。”
“回来了呢。”
“谢谢啊,我玩的很开心,很长时间没出过远门,没有旅游过,没有交到新朋友看到新风景了。这个年过得真满足。”
“哈哈,以后有的是机会。还有很多假期在等着呢。”
又是一阵沉默,像是在泡温泉一样,闭着眼睛。
“我..我想喝牛奶。”
“那我去热。”
起身走向冰箱,进了厨房,看着沙发上的她又一阵不真实感,是另一种不真实,很不真实又很想真实。要没有之后发生的事,估计一切都能如愿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