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轿车正要驶入大院时,却被门口站岗的哨兵拦了下来。
开车的科什金被拦下后,冲着那位下士恼怒地说:“下士同志,难道你没有看到索科夫将军在车上吗?”
“看到了,中尉同志。”
“既然看到了,那你为什么还要拦我们的车呢?”
下士弯腰朝车里看了一眼,谨慎地问:“中尉同志,将军没事吧?”
他的话把科什金搞糊涂了,科什金扭头看了一眼坐在后排的索科夫,不解地问:“将军同志能有什么事情?”
“中尉同志,情况是这样的。”下士向科什金解释说:“在你们回来前十分钟,有一辆救护车开进了大院,据医护人员说,将军同志发生了一点意外,他们是来为他进行治疗的。”
“医护人员?”这下不光科什金迷糊了,就连索科夫和阿西娅也大惑不解,哪里冒出来的医护人员,要为自己治疗伤势?科什金问道:“他们有什么说来自那家医院?”
科什金这么问,自然有他的理由,毕竟距离大院几百米的地方,就是一家军医院。按照他的想法,没准这些医护人员是来自这家军医院。
“好像是来自卢比扬卡附近的一家军医院。”下士有些心虚地说:“虽然我从来没听说那里有什么军医院,但看他们的来头不小,我也没敢细问。”
“那他们在什么地方?”
“此刻应该在将军同志住的那栋楼外面等着呢。”
“科什金中尉,开车。”索科夫听到这里,隐约猜到哨兵提到的医护人员,应该是来自卢比扬卡的那家地下医院,便吩咐科什金:“我们去看看来的到底是什么人。”
轿车重新启动,朝着索科夫住的那栋楼开去。
途中,阿西娅还诧异地问索科夫:“米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医护人员来找你呢?”
“我也不知道。”索科夫同样是一头雾水:“刚刚在卢涅夫的办公室时,你就说要让我去检查一下,我没有同意。不会是你背着我给医院打的电话,让他们派人来为我检查身体吧?”
“这怎么可能呢。”阿西娅否认道:“我一直都和你在一起,哪里有时间去打什么电话?况且我也不知道院长办公室的电话啊。”
谜底很快就揭开了,当轿车来到住处附近时,索科夫果然看到有一辆墨绿色的救护车,停在楼旁,几名医护人员正站在车旁聊天。
“米沙,你快点看。”阿西娅忽然惊呼道:“你快点看,车边站着的那名护士是维拉。”
索科夫顺着阿西娅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了维拉,不免吃惊地说:“真的是维拉呢,她怎么会在这里呢?”
不光索科夫和阿西娅认识维拉,科什金和维拉也很熟悉,连忙将车停在不远处,摇下车窗,探头出去冲站在救护车旁的维拉喊道:“喂,亲爱的维拉,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维拉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扭头一看,原来是科什金。她连忙快步向科什金走来,同时嘴里问道:“原来是你啊,科什金中尉,索科夫将军在你的车上吗?”
坐在后排的阿西娅连忙推开车门,冲着维拉喊道:“维拉,我们在这里。”
那些站在救护车旁的医护人员,看到索科夫回来之后,立即围过来向索科夫问好。
索科夫认出众人中的一位军医,好奇地问他:“军医同志,你们是特地来找我的吗?”
“是的,将军同志。”军医毕恭毕敬地说:“我们听说您可能负伤了,是特地上面来给您检查身体的。”
“谁告诉你们,说我负伤的。”索科夫抬手双臂,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对军医说道:“你瞧,我身体好好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将军同志,院长同志告诉我,是卢涅夫将军打电话通知他,说您可能负伤了,便安排我们过来给您检查身体。”
“军医同志,”听完军医的话,索科夫总算明白,为什么会在这里看到一群卢比扬卡军医院的医护人员,原来是卢涅夫担任自己负伤,便自作主张给院长打了电话,让他派人来给自己治疗。他歉意地对军医说:“你也看到了,我的身体好好,什么事情都没有,你可以带着你的人回去了。”
“不行,将军同志。”谁知军医却固执地说:“我们今天的工作,就是为您检查身体。任务没有完成之前,我们是不能回去的。”
就在索科夫准备再次婉言拒绝时,一旁的阿西娅说:“米沙,既然他们都来了,你就让他们检查一下吧,这样我也能安心。”
既然阿西娅都发话了,索科夫再拒绝的话,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他便点点头,对军医说:“好吧,军医同志,既然你们是带着任务来的,如果我不配合你们的话,你们回去也不好交差。这样吧,外面太冷,还是到我的家里去帮我做检查吧。”
五六名医护人员跟着索科夫来到他的新居之后,都不禁感慨起来。维拉拉着阿西娅的手臂说:“阿西娅,我真是太羡慕你了,居然住这么宽敞的房子。如果我将来也能住上这样的房子,肯定会幸福死的。”
阿西娅扭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科什金,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她压低嗓门对维拉说:“维拉,我觉得科什金中尉对你有意思,不知你有没有考虑过他?如果你们两人能结婚,没准也能住上和我家差不多的房子。”
维拉忍不住看了一眼冲着自己傻笑的科什金,嘟着嘴说:“我才不嫁给他呢,看起来傻乎乎的。”
“维拉,他可不傻。在内务部,笨人是没有长期生存下去的。”阿西娅觉得既然维拉和科什金彼此间有好感,倒是有心撮合两人,便谨慎地说:“要不,你试着和他交往交往,找找感觉如何?”
“阿西娅,我们不说这个好吗?”维拉红着脸岔开了话题:“我们还是为将军同志做检查吧,看他的身体情况如何。”
“对了,”维拉一说给索科夫做检查,阿西娅就想知道卢涅夫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不知你们院长都对你们说了些什么?”
“没说什么,就说将军同志不小心摔了一跤,可能会导致没有痊愈的伤口迸裂,特意让我们来为将军同志做个全面的检查。”
当轿车正要驶入大院时,却被门口站岗的哨兵拦了下来。
开车的科什金被拦下后,冲着那位下士恼怒地说:“下士同志,难道你没有看到索科夫将军在车上吗?”
“看到了,中尉同志。”
“既然看到了,那你为什么还要拦我们的车呢?”
下士弯腰朝车里看了一眼,谨慎地问:“中尉同志,将军没事吧?”
他的话把科什金搞糊涂了,科什金扭头看了一眼坐在后排的索科夫,不解地问:“将军同志能有什么事情?”
“中尉同志,情况是这样的。”下士向科什金解释说:“在你们回来前十分钟,有一辆救护车开进了大院,据医护人员说,将军同志发生了一点意外,他们是来为他进行治疗的。”
“医护人员?”这下不光科什金迷糊了,就连索科夫和阿西娅也大惑不解,哪里冒出来的医护人员,要为自己治疗伤势?科什金问道:“他们有什么说来自那家医院?”
科什金这么问,自然有他的理由,毕竟距离大院几百米的地方,就是一家军医院。按照他的想法,没准这些医护人员是来自这家军医院。
“好像是来自卢比扬卡附近的一家军医院。”下士有些心虚地说:“虽然我从来没听说那里有什么军医院,但看他们的来头不小,我也没敢细问。”
“那他们在什么地方?”
“此刻应该在将军同志住的那栋楼外面等着呢。”
“科什金中尉,开车。”索科夫听到这里,隐约猜到哨兵提到的医护人员,应该是来自卢比扬卡的那家地下医院,便吩咐科什金:“我们去看看来的到底是什么人。”
轿车重新启动,朝着索科夫住的那栋楼开去。
途中,阿西娅还诧异地问索科夫:“米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医护人员来找你呢?”
“我也不知道。”索科夫同样是一头雾水:“刚刚在卢涅夫的办公室时,你就说要让我去检查一下,我没有同意。不会是你背着我给医院打的电话,让他们派人来为我检查身体吧?”
“这怎么可能呢。”阿西娅否认道:“我一直都和你在一起,哪里有时间去打什么电话?况且我也不知道院长办公室的电话啊。”
谜底很快就揭开了,当轿车来到住处附近时,索科夫果然看到有一辆墨绿色的救护车,停在楼旁,几名医护人员正站在车旁聊天。
“米沙,你快点看。”阿西娅忽然惊呼道:“你快点看,车边站着的那名护士是维拉。”
索科夫顺着阿西娅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了维拉,不免吃惊地说:“真的是维拉呢,她怎么会在这里呢?”
不光索科夫和阿西娅认识维拉,科什金和维拉也很熟悉,连忙将车停在不远处,摇下车窗,探头出去冲站在救护车旁的维拉喊道:“喂,亲爱的维拉,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维拉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扭头一看,原来是科什金。她连忙快步向科什金走来,同时嘴里问道:“原来是你啊,科什金中尉,索科夫将军在你的车上吗?”
坐在后排的阿西娅连忙推开车门,冲着维拉喊道:“维拉,我们在这里。”
那些站在救护车旁的医护人员,看到索科夫回来之后,立即围过来向索科夫问好。
索科夫认出众人中的一位军医,好奇地问他:“军医同志,你们是特地来找我的吗?”
“是的,将军同志。”军医毕恭毕敬地说:“我们听说您可能负伤了,是特地上面来给您检查身体的。”
“谁告诉你们,说我负伤的。”索科夫抬手双臂,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对军医说道:“你瞧,我身体好好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将军同志,院长同志告诉我,是卢涅夫将军打电话通知他,说您可能负伤了,便安排我们过来给您检查身体。”
“军医同志,”听完军医的话,索科夫总算明白,为什么会在这里看到一群卢比扬卡军医院的医护人员,原来是卢涅夫担任自己负伤,便自作主张给院长打了电话,让他派人来给自己治疗。他歉意地对军医说:“你也看到了,我的身体好好,什么事情都没有,你可以带着你的人回去了。”
“不行,将军同志。”谁知军医却固执地说:“我们今天的工作,就是为您检查身体。任务没有完成之前,我们是不能回去的。”
就在索科夫准备再次婉言拒绝时,一旁的阿西娅说:“米沙,既然他们都来了,你就让他们检查一下吧,这样我也能安心。”
既然阿西娅都发话了,索科夫再拒绝的话,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他便点点头,对军医说:“好吧,军医同志,既然你们是带着任务来的,如果我不配合你们的话,你们回去也不好交差。这样吧,外面太冷,还是到我的家里去帮我做检查吧。”
五六名医护人员跟着索科夫来到他的新居之后,都不禁感慨起来。维拉拉着阿西娅的手臂说:“阿西娅,我真是太羡慕你了,居然住这么宽敞的房子。如果我将来也能住上这样的房子,肯定会幸福死的。”
阿西娅扭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科什金,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她压低嗓门对维拉说:“维拉,我觉得科什金中尉对你有意思,不知你有没有考虑过他?如果你们两人能结婚,没准也能住上和我家差不多的房子。”
“维拉,他可不傻。在内务部,笨人是没有长期生存下去的。”阿西娅觉得既然维拉和科什金彼此间有好感,倒是有心撮合两人,便谨慎地说:“要不,你试着和他交往交往,找找感觉如何?”
“阿西娅,我们不说这个好吗?”维拉红着脸岔开了话题:“我们还是为将军同志做检查吧,看他的身体情况如何。”
“对了,”维拉一说给索科夫做检查,阿西娅就想知道卢涅夫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不知你们院长都对你们说了些什么?”
“没说什么,就说将军同志不小心摔了一跤,可能会导致没有痊愈的伤口迸裂,特意让我们来为将军同志做个全面的检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