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摘仙令 > 第一零五五章 ‘扁毛畜牲’

毛大和毛二从没想到,在这新生宇宙,他们还能遇到敌人。
是混沌巨魔族的人吗?
叮叮叮~~~·
当当当~~~~~
被杀了个措手不及的两个人,一齐怀疑对方是混沌巨魔人。因为锻体有成的他们,每次和对方大刀相击到一处的时候,都是他们兄弟退。
毛大的胳膊没接上,毛二的虎口已经震伤,握剑的胳膊控制不住地想要发抖。
可是,他没时间缓口气,因为,对方紧**大,若不上前帮忙,毛大随时都有再被对方砍上几刀的危险。
毛大一旦再伤……
毛二感觉他们马上就陷入险地。
叮叮~~
当当当~~~
漫天细雪中,蒙头蒙脸的陆灵蹊立准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两人收拾了。
重影大刀,刀刀重若山岳,毛大在闷哼中一退再退,只觉毛二对他的救援不利。
胳膊没接上,新的胳膊正在长,偏偏他这一会,又正处性命紧要的关头。
毛大简直气死了。
都怪毛二,若不是他非要放什么定位的紫琼花,怎么会引来这样的煞星?
“尔敢?”
再一次在挡格中蹬蹬蹬地后退数步时,毛大睚眦欲裂,“你们混沌巨魔族是想灭族吗?”
混沌巨魔人见到他们,不是应该稍为避开吗?
“现在退避,我们既往不咎……”
叮叮叮~~~~
回答他的是陆灵蹊的三连击。
若不是身后救援的人已经到了,陆灵蹊都想一刀斩下他的脑袋。
可是没时间了。
叮~
空气中,传来对方长剑就要刺来的声音,而身前刚被她砸跪到地上的佐蒙人又红着眼睛想要绝地反击。
好胆!
身体迅速做出反应,几乎就在两边夹击将到的瞬间,身体微侧,紧接着一个旋身,翻到那最先伤了一臂的佐蒙人处,‘嘭’的一掌,送他一程。
卟~~
毛二的长剑,当场把毛大的脑袋扎了个对通穿。
毛大瞪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身后巨力再次袭来,身体控制不住地向前,同时他刺出的剑,也以最快的速度向毛二刺了过去。
伤了兄弟的毛二大惊,迅速撤剑的当口,亦是身体微侧,想要避开兄弟的一剑,却没想,陆灵蹊在其身后,又是一个手刀,击在毛大持剑的右臂上,那把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朝毛二斜劈了过去。
虽在脑中巨痛,可性命关头,毛大还是顾不得怨怪毛二,身侧就是强敌,对方打的什么主意,不用想也知道。
他绝不能死。
电光火石间,毛大不顾脑袋的对通穿,手腕微转,长剑突然转回,微身侧狠狠刺出。
叮~
可惜,他的想法是好的,陆灵蹊却不会如他的愿。
重影狠狠把他无甚劲力的长剑一荡,目标直指毛二的瞬间,亦顺势上挑,‘卟~’的一声,当场砍了他半片脑袋。
一点点鲜血溢出,毛大的两个半边脑袋,就有一层薄薄的薄膜封住了。
这是他们的身体天赋,但是,伤了脑袋的人,是没办法思考的。
陆灵蹊一击得手,而毛二为了避开那一剑,一时又救援不及,两兄弟睚眦欲裂间,大刀已经再次下沉。
叮~
毛大疯狂涌动的肉芽好像遇到了克星,突然之间停止了一切生长。
“大哥!”
毛二知道,兄长的死点就颈中,他的死点被破了。
现在只剩下他……
毛二又痛又恨的喊声大哥后,翻身就跑。
他不是那人的对手,既然不是,留在这里,只会一齐成为人家的刀下亡魂。
虽然把族中的补给丢下,未来,他会很不好过,但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毛二打定主意,马上去找庞长老他们,只要找到他们,这个混沌巨魔人再厉害,也休想逃出去。
他咬牙切齿地想着,如何在庞中选处添油加醋,将来如何把整个混沌巨魔族全都押下,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炼他们的骨,收他们的混沌之晶时,就听到身后劲风袭来。
毛二想也没想地,横移出去。
可是,他的动作快,身后那人的动作好像更快,又是一道劲风袭来。
叮~
毛二挥剑恰与重影大刀撞到一处。
当~~~~
蹬蹬蹬,毛二爱不住这重力一击,生生再次后退数步。
眼见陆灵蹊再次一闪追上,青主儿知道大战就要结束了,她连忙努力把那石帆重新竖起,开着石船,就往这边来了。
四个大包袱,还有十二个乾坤玉箱。
这两个估蒙人可是大财主。
青主儿赶紧过来收拾战力品。
嘭~~~~~
生死瞬间,毛二知道自己逃不掉了。
他杀不了这个人,但是,他还有族人。
腰间斜插的紫琼烟花在陆灵蹊一刀挥来前,冲向天际,再次炸响在墨云之中。
卟~
同样把死点放在颈间的毛二应声而倒,不过,他的脸上,显出一种恶狠狠的笑意,好像在说,我死了,你也别想好过。
到了此时,陆灵蹊哪能不知道,人家的同伴可能离此不远?
“主儿,我们要快点离开。”
陆灵蹊以最快的速度打扫战场,把对方的包袱和乾坤玉箱全都堆到石船中,“你顺风开船,我在后面助你一臂之力。
“噢~”青主儿穿着她的简易斗篷,在前面引导开船的时候,陆灵蹊已经在后面,大力推着石船以最快的速度逃离战场。
“灵蹊,你觉得,再来的不止是两个人?”
“肯定不止。”
人家又不是傻子。
那么恶毒自信的笑容,让陆灵蹊的心跳都有些加快,“刚刚放烟花的那人,很自信,他们再来的人能把我拿下。”
这是在已经知道她战力的情况下。
所以……
“没意外的话,应该是个大队。”
大队啊!
如果大队的人,人人都战力不俗……
青主儿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灵蹊,佐蒙人想干什么?要秘密收取这方新宇宙吗?”
陆灵蹊:“……”
她不知道,但是,她感觉青主儿说的可能就是事实。
佐蒙人在仙界渐显颓势,把主意打到这边……,似乎是顺理成章之事。
“我的储物戒指打不开。”陆灵蹊甚为忧虑,“跟向仙界汇报这里的情况都不行。”
传界香在储物戒指里呢。
“主儿,你把船开远点,我回头看看,他们具体有多少人。”
啊?
“不行!”青主儿连忙反对,“看到第二束紫色烟花,剩下的佐蒙人肯定知道,这里出事了,他们现在的正警觉着呢。”
在他们正警觉的时候过去,灵蹊要冒的风险太大。
“等一段时间,等他们松懈下来,我们有的是时间跟他们玩。”
青主儿回头,“灵蹊,我的话,你听到没?”
“……听到了。”
陆灵蹊听出了青主儿害怕,到底没办法坚持。
“我们跑快点,埋几个乾坤玉箱,减轻负担。”
要不是那些乾坤玉箱,她都可以上船了。
可惜现在,还要推船。
陆灵蹊几次回头,好在战场处,还没有来人。
她是这样想的,同样看到第二束紫琼花的庞中选一行人,简直懵了。
好好的,怎么会有第二束紫琼花爆开?
这东西,可不是那么好炼的,谁敢这么浪费?
“肯定出事了,快,快!”
庞中选一马当先,在风雪中如风远去。
落在最后的,还是许添禄。
虽然知道,前方可能出事了,但是,他……他真的太冷了。
而且,他也不觉得,真出事了,现在跑过去,他能帮上多大的忙。
许添禄现在只操心他的厚毛大氅。
如果有队友战死,那么……
想到这里,他的速度才稍为提了那么一点儿。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庞中选终于带着两个小队长,赶到了出事地点。
死了?
检查毛大毛二的尸体,检查周围已经被风雪掩盖了一点的痕迹,庞中选站在他们曾经放下乾坤玉箱地方,大怒不已。
“长老,毛大毛二,应该是带了补给下来。”段振亦想咬牙,“这一点,从他们一路过来的脚印还能看到点。”
在风雪中走了这么长时间,大家的脚印深浅,他还是能看得出来的,“但是,杀他们的人……,只有来的一点痕迹。”
那痕迹很轻很轻,简直不像混沌巨魔人。
“看那脚印,不太像混沌巨魔人。”
混沌巨魔人的身体强度,远在人族和他们之上。
相比较而言,混沌巨魔人和妖族一样,修的是肉身。
所以,哪怕收了真身,缩小自己的混沌巨魔人在走路的时候,也不应该只有那么轻的脚印。
“但是这里也不应该有人族。”
除非是哪个人族大修,如他们一般偷渡到这里,抢占这里可能的天材地宝。
“唯一明了的人族修士,只有林蹊。”
段振有很多猜测,“而打半的痕迹,对方使用的恰是大刀。”
这看样子,很可怕。
但是,如果真是林蹊……,对他们而言,实在是件可喜可贺之事。
庞中选看了他一眼,转向一直沉默的路绍远,“你呢?你感觉如何?”
“属下……同意段兄所言。”
路绍远拱手,“不过,属下有个非常疑惑珠地方,看对方的脚印,是只有一个人,但是,毛大毛二带的东西不轻,他们一路走来的时候,都甚为吃力,而对方……,又是怎么带走那大批物资的?”
“……”
庞中选的眉头拢了拢,看向全都赶到的队员,“那对方就没有走远,”发现许添禄没得到他的首肯,就去扒毛二的大氅,他使劲地闭了闭眼,“段振,你带第一小队,顺着痕迹,马上去追,第二小队,四散开来,就地检查,以防对方掩埋补给。”
“是!”
“是!”
两队人马迅速散开。
许添禄捡了毛二少了帽子的斗篷,终于把自己裹紧了。
虽然他还非常想把毛二的厚毛法衣也剥下来,但是,下意识里,他又怀疑,就算他剥下来,也轮不到他来穿。
庞中选和魏虎就站在原地没怎么动呢。
许添禄很有眼色地寻向大家都没寻的东北方。
他其实不相信,对方能在短短时间里,把他们的补给埋了。
这雪地被冻得有多结实啊?
至于对方怎么把东西带走的……
许添禄倒是觉得,对方可能养有什么飞行灵兽。
“长老,对方可能养有飞行灵兽。”
魏虎脚步轻移,指向青主儿曾经走过的一点小痕迹,“您看,这一圈的印记,好像不太对。”
似乎不是爪子。
魏虎轻轻拂去上面的一点还没完全冻住的薄雪,看到稍为明晰的小点,“这飞行灵兽……”
可惜,绞尽脑汁,他也想不出,对方能是什么样的飞行灵兽。
庞中选当然也看到了。
他第一个赶到。
按理,他应该第一个追上那个逃开的脚印。
但是,他没追。
大家在这里都不能动用灵力。
不能动用灵力的时候,毛大和毛二两个人的战力,其实与他不差多少了。
可是,他们死了。
而且,看现场打斗的痕迹,对方分明是一路压着毛大毛二打的。
庞中选不想,也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
“许添禄,”庞中选朝许添禄大喊一声,“过来。”
许添禄连忙过来,“长老,什么事?”
“妖庭那边的钦原你是见过的吧?”
钦原?
许添禄连忙点头,“是,我们在妖庭的行动失败,主要是因为,敖象和一个叫小贝的钦原,他们的爹娘现在都在妖庭当长老了。”
“……看看这脚印,有没有可能是钦原的?”
啊?
许添禄盯向地上浅浅的一点小印子。
如果不是被特别指出来,他几乎都不觉得,它们能是脚印了。
“钦原善毒。”
他想了想道:“身形弱小,在负重方面,应该不怎么样的。”
“那你说,我们的补给,那人是怎么运走的?”
魏虎已经以庞长老的护卫自居了,闻言很不服气的反问。
“……也许对方根本就没落地。”
许添禄道:“这地上的浅印,只是对方给我们做得假象,或者说,是不小心弄出来的印记。”
说到这里,他指着陆灵蹊的脚印,“长老,您看,这里也还有杀毛大毛二凶手的脚印,我觉得,那扁毛畜牲根本就没有落脚,它就飞在空中,由着他的主人,把我们的补给一件一件的放到背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